【独普】自伤无色(上)


点梗@Echo234 

地铁口吹笛子的阿普和上班族阿西的故事。
 一不小心爆字数了∠( ᐛ 」∠)_
 
乐师将在舞会上弹弄丝竹,我那爱人也将随着琴弦的音乐翩翩起舞,神采飞扬,风华绝代。
                                 ...

【麦源】时差



短打
灵感来自我宝

【0】
他在狂奔。
他在血雨里狂奔。
他的脚踩在泥浆里,泥浆也被血浸成了沉沉暗色。
他每一步都艰难得像在挣扎,泥浆仿佛拥有生命般沸腾着紧紧裹住他的腿。
那是一双健全的腿。
他没有过多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他早就不拥有一双健全的脚了。
他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充斥着血腥且暗无边际的地方。
突然有一双手从地上伸了出来紧紧攥住了脚踝。
他听见有人叫他名字,那是无数个声音叠在一起形成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尖锐到让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源氏。”

“伤口还会痛吗?”

【1】
他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冷汗密密匝匝挂在脸上,顺着面颊的轮廓向下滴落,有的在床单上晕开小小的水渍,有的顺着护甲的缝隙消失不见。
现在是东京时间凌晨一点...

-

不画了不画了画了三个星期了飞机什么时候才起飞啊∠( ᐛ 」∠)_
动作有参考。

【麦源】十一时五十九分



轻松向年操
前几天看了条微博说如果一对cp里受幼化了会引起什么道德问题
然后想想麦源我觉得麦七岁比较可爱233
非交往前提下的子麦x源
没有问题的话请阅读吧

麦克雷变成小孩子了。
围观了全过程的是正在他旁边罚他五百个俯卧撑并帮他计数的莱耶斯。
在莱耶斯数到四百九十九连自己都忍不住和麦克雷一起长出一口气并准备收拾收拾找莫里森一起去食堂抢限量菠萝披萨的时候,一道蓝蓝紫紫绿绿看不清楚反正很恶心的颜色的光从温斯顿的实验室里飞出来,以安娜狙击枪的精准度打在了麦克雷头上,麦克雷嗷了一嗓子听着挺疼,等莱耶斯收回视线就看见从衣服堆里摇摇晃晃站起来一个麦克雷——S号的。
“该死,怎么回事?”小号麦克雷小小的爪子揉着头嘴里抱怨,...

-

哈哈哈哈哈在和这个人讨论一个正在写的AU脑洞的时候被她道出了真相哈哈哈哈哈你可能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哈哈哈@柃叶 

【麦源】重逢



我是来搞笑的
修仙码字
纯粹脑抽产物
大概是在守望先锋重新集结后的故事

温斯顿再次召集守望先锋之后,麦克雷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他的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尽管是建立在失去无数战友的基础上。
莱耶斯死了,莫里森下落不明,曾经的战友七零八落,他心里很清楚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他喜欢在西部的小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时不时还能遇见一个奇怪的女人,麦克雷总觉得她是黑爪的人,可他没有兴趣。
即使是黑爪也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有趣的情报,因为他放弃英雄主义很多年了。
年轻的时候他血气方刚,跟着莱耶斯也混得风生水起,既然正义不会声张自己,他就去做声张正义的人。可是到后来他发现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是非,到最后他们和犯罪者也没什么差别了...

【麦源】Reble



天哪噜麦源怎么这么好吃
最近别的墙头都好虐
只有麦源真的很齁
吸到生活不能自理
赞美太太们
呜呜
我给这篇文归类为伪原作碎片流
ooc都属于我

『0』

麦克雷每天都想打断莱耶斯的鼻子,好吧,说得就像莱耶斯不想打断他的一样。
说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麦克雷就被打断了鼻子,他手被反捆着,血淌满了胸膛,他只能张着嘴巴大口呼吸,像是一只搁浅的鱼,眼前全是失血过多的黑色块斑——不过事后莱耶斯吐槽他才不是鱼那么优雅的生物,顶多是一只濒死的泥鳅。
麦克雷还记得莱耶斯走进来,投向他的目光全是嘲讽,麦克雷就算眼前发黑也忍不住想踢他一脚——一击不中,莱耶斯走过来硬生生把他的鼻骨拧了回去,他绝对没有惨叫,绝对没有。
“回去给你找医生,小杂种。...

考试周好痛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码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补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开黑想吸源源……(蹲在地上抽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为什么还不放假啊啊啊啊啊啊啊(die)

【独普】当我们谈论德国人的时候(略)



独普点梗@机器熊猫 
最近稍微好些啦所以又回来了
谢谢小天使们嘤嘤嘤
看见大家的留言超感动
虽然还没有精力写中长篇但是短打is ok

伊丽莎白想打人。
这是一节法语课,那个轻浮的法语老师一直冲她抛媚眼把她前座的现任男友罗德里赫气得呆毛都抖得和小舌音似的也就算了,偏偏她一左一右都坐的德国佬。
左边的基尔伯特,她发小,聒噪起来女生都敬他三分,上得了厅堂炸得了厨房,远近闻名的基佬,颜好个高又多金,如果不是因为性取向追他的女生估计能绕操场三圈。不过他什么尿性伊丽莎白清楚得很,从小穿一条裤衩长大(直到某天伊丽莎白发现基尔伯特有个什么她到现在都没有的玩意儿),基尔伯特动动脚趾头伊丽莎白都知道他要去和谁打架。此...

1 2 3 4 5 6 7 8

©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