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03企划】婚贺活动啦看过来看过来


参加的都是天使啊,狂吃不胖考试全过啊!!
盆宇们!!!!明天又是一年1003啦!!田园将芜胡不归啊(这是某人强行让我加的ˊ_>ˋ)我们的土豆田需要肥料啊!!所以(半个身体在坑外)的在下提出今年的1003企划,希望大家踊跃耕种,如果没人理我我就申请二十个小号自娱自乐(喂)
具体要求如下:
1.投稿仅限东西组,可逆不拆,私设可以有,女体黑化随意。
2.投稿期限为10.1~10.7。
3.形式不限,文啊图啊手书啊章子啊随便砸2333
4.参加企划请在tag里加上【1003企划】

奖励机制:
1.随机抽选1名小伙伴获得《不含传说的普鲁士》(简体中文版 北京大学出版社)
2.随机抽选2名小伙伴获得阿普或阿西书签。(...

-

赞我出茨木(不)我已经沦陷在阴阳师里了,我只想要茨木,我什么都不想干嘤嘤嘤嘤嘤为什么氪金还这么非!为什么?!

萌老坑和冷坑真的是很寂寞的事情啊,希望有更多的小伙伴奶我,我大概是要饿死了(升天)

【牛及】そもる(7)


这是一个互相挖坑并乐此不疲的故事
下一棒@五的子兮兮兮
『7』

“啊啊~原来你还活着啊白布,我们都以为你凶多吉少了的说。”天童看着对面沉默不语地检查装备的白布笑的诚恳又自然,“我还在想要是你的尸体被发现了我就带着人去一枪崩了及川那个混蛋。”
白布把手里的微冲放回箱子,转过头略微一挑眉:“你要是杀了及川,牛岛前辈可就难办了啊,何况及川可不是那种给你机会一枪崩了他的人。”
天童讪笑:“我听说前几天及川还被人俘虏了呢~真够丢人的嘿嘿。”
白布一摊手:“八成是他太无聊了吧,我们这边进展太慢,他心血来潮找找乐子也可以理解,不过这次他确实太不小心了,或者应该说自信过了头呢……”
濑见把手里喝空的水瓶往垃圾桶里一扔,靠着...

撸否粑粑我爱你

这是女神的独普本

翻译是@泊小雨 剩下的是窝

请不要做任何其他用途,要是被发现就没得看了ˊ_>ˋ

保存了的朋友,起码让我知道一下你保存了不然我会伤心的 (✽´ཫ`✽)

再发不出去

我也没辙了

度盘 点我

【牛及】そもる(6)

嘿嘿嘿~~

五的子兮兮兮:

这么久才更新真是抱歉


不高兴放链接了总之单数章节在这个豆芽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那里


双数章节是我



及川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经等了多久。


在确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及川悄悄为自己解开了捆住手腕和脚腕的绳子,再松开眼前的黑布。等双眼适应了一下突然袭来的光线之后,他将自身所处的环境好好打量分析一番,再将黑布蒙上,绳子意思意思反手做出捆好的样子,然后闭着眼又完善了一遍确定刚才对于环境的观察没有什么疏漏之后,都没有人来看看他。


为什么要这么消极对待俘虏的,这是什么?放置play...

【独普】Unser Leben


日常
第一人称注意
流水账就是好写(被打死)

凌晨5:30,不早不晚,我醒来了。
隐约记得是做了梦,但梦见什么不记得了。有个大概的印象,这几年的梦,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
大概就算是国家记忆也是有限的,那些注定磨蚀于生命中的过往,总会在梦里重现。也就只有在那时才能看见故人眉眼。
阿西还在睡,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估计是凌晨。他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他最近身心俱疲,我倒是祈祷他什么都别梦。
我忍不住想伸手揉他的头发,但转念一想毕竟是成年人了应该不喜欢这种兄长般的亲昵,于是收回了手,又无端地注视了他一会儿。
刚毅硬朗的面庞轮廓,和他年幼时相比简直天上地下。那时候亚瑟警告我他成长的太快,言下之意大概是...

【牛及】秋


深陷诱受无法自拔
吉原哀歌番外
一辆破三轮
望不嫌弃
以上

距离逃亡的日子已经过了四个月了。
青城和白鸟泽在全新的城市安顿下来。
虽说是逃亡,及川倒是一直一副波澜不惊的稳重模样,牛岛也是大将风度,所以所有人都没有觉得慌乱。
为了躲避灾祸,有家室的人断断续续也在这座城市展开了全新的生活,白鸟泽经历了这次变乱被洗劫的一穷二白,罪魁祸首的及川彻还不忘敲骨吸髓一把——
“大家都是老熟人啦,利息可以稍微降低一点,你手头很紧吧,我们可以借你救急呀。”衣着随意的及川撑着头拨着桌子上的碎金子,冲天童笑出一口白牙。
“管你借钱真是要命啊嫂子——”天童咬牙切齿还不忘拖长声音调侃。
“杀了你哦。”及川还是在笑,指关节却发出嘎嘣声。
“适可...

【牛及】吉原哀歌

武士牛X花魁及

我对日本史一无所知,请当做架空来看待

给 @五的子兮兮兮 粑粑的生贺,结果拖到了牛总生日(土下座)

牛总也生快!!

番外是车,过两天发。

以上。



楔子
五月的第一场雨有些姗姗来迟。
花街上撑起朵朵伞花,雨水顺着伞骨的轮廓滑下滚落在青石板路上,在低凹处荡开层层水纹。
同时滴落的还有暗处某位要员的血液。
轻薄的刀刃顺畅地割开咽喉上的皮肤,压抑在喉间的惨叫尚来不及发出,头颅就已飞旋着离开了身体。
暗处的人略微回退让开喷溅出来的血液,冷漠而迅速地将刀还鞘,旋即转身走进花街的人流。
牛岛若利回过头时只看见了缓缓压低的伞沿和伞下那一抹说不...

-

我爱阿普阿普爱我(๑⃙⃘°̧̧̧ㅿ°̧̧̧๑⃙⃘)(இдஇ; )七夕节只想看芋组卿卿我我233

4 5 6 7 8 9 10 11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