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源】重逢



我是来搞笑的
修仙码字
纯粹脑抽产物
大概是在守望先锋重新集结后的故事



温斯顿再次召集守望先锋之后,麦克雷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他的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尽管是建立在失去无数战友的基础上。
莱耶斯死了,莫里森下落不明,曾经的战友七零八落,他心里很清楚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他喜欢在西部的小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时不时还能遇见一个奇怪的女人,麦克雷总觉得她是黑爪的人,可他没有兴趣。
即使是黑爪也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有趣的情报,因为他放弃英雄主义很多年了。
年轻的时候他血气方刚,跟着莱耶斯也混得风生水起,既然正义不会声张自己,他就去做声张正义的人。可是到后来他发现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是非,到最后他们和犯罪者也没什么差别了。
他的“神射手”能为正义使用,却也可以轻松地了结正义。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守望先锋已经垮台了。

大家虽然隐姓埋名于世间,却也还藕断丝连,譬如说温斯顿,譬如说源氏。
一开始麦克雷根本不知道源氏去哪里了,他简直懊恼得快疯了,来自日本的忍者真的得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真传,扔下一句去寻找自我之后,就连麦克雷这个恋人都没再回来多看一眼。
唯一能让麦克雷开心一点的就是源氏在尼泊尔安顿下来后愿意时不时地联系他,可能是一封信一张明信片,也可能是视频聊天或者语音留言,这全取决于源氏的心情。
可惜源氏在的地方通常网络都不通畅,麦克雷打开摄像头总能看见对面一片斑斓的马赛克,源氏抱怨说想安个无线网,但也从来没真正实现过。
源氏总喜欢对他说:“杰西,今天的雪山很美。”
哪有你美呢,麦克雷心想,虽然现在你是一团一句话卡一分钟自带鬼畜效果的马赛克。

源氏的脾气温和多了。
麦克雷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大概是因为他们确实不如以前年轻了,人总是要长大的。
刚被改造好的时候,上峰希望源氏做守望先锋最锋利的刀,源氏却成了最让莫里森头疼的问题儿童。
情有可原。天使这么评价。
刚刚加入暗影守望,源氏不和任何人讲话,每天把靶场机器人打爆三百次,就像维修不要钱一样。
换谁在被亲哥砍到以为自己要见福泽谕吉强行救活还被改造成半机械的人体兵器之后都不会高兴的。
麦克雷觉得这句话太长了,分不清主谓宾,说出来源氏肯定又要吐槽他。
可事实就是如此。
源氏把自己关在小匣子里,冲每一个准备靠近他的人露出獠牙。
这小子真难搞。莱耶斯这么评价。
杰西那个小混球出点什么幺蛾子我还能揍他,源氏看着他那双眼睛我就下不了手。
麦克雷委屈,这也不能成为和源氏搭档后每次出现失误写反思的都是他的原因。
谁让他长得帅呢。他这么安慰自己。
源氏被守望先锋救回来,他欠守望先锋的,他理应为守望先锋卖命。
可是如果他自己不想被救回来呢?
麦克雷在守望先锋崩溃之前从来没敢问过源氏这个问题,就算他们是应该亲密无间的恋人关系。
麦克雷就是喜欢源氏,喜欢的不得了,源氏和全世界都不一样,甚至比他的宝贝皮带帽子和维和者还重要。
我猜这是你能想出来最浪漫的话了,杰西。源氏总是揶揄他。
讲道理,两个人都是情场老手,为什么只有麦克雷智商下线变成了麦三岁,这不公平。麦克雷压了压帽檐。
源氏喜欢在他睡着之后吻他,像是一只没有餮足的奶猫,在他醒了之后却又害羞地用面罩盖住整张脸,仿佛兴奋的不是他,好吧,确实不是他。
小麦克雷为什么会对源氏感兴趣,麦克雷想不通。
和源氏在一起之后有很多想不通的事,可能是东西方文化差异,所以他让小麦克雷也体验了一把东西方文化差异,第二天源氏进了维修站,他差点被莱耶斯打爆狗头。
其实那样的日子很开心。麦克雷一直这么觉得。

现在他站在酒馆门口,盯着这个用衣服把自己裹得只剩双眼睛的青年——
“……好久不见……”他断断续续憋出一句话来。
“好久不见,杰西。”青年走过来抱了抱他,力道并不重,麦克雷却猛地收紧了两只手,怀里的人惊呼了一声。
这不怪他,麦克雷想,毕竟这人上周还是一团马赛克。
“我们换个地方说?”源氏没有试图挣脱他,反而也把他抱紧了。
麦克雷埋头吻了吻那颗被围巾裹得几乎密不透风的脑袋,源氏发出一串浅浅的笑声。

“你怎么想到来找我了?”麦克雷把源氏让进自己的隐匿点,源氏看了一圈觉得乱七八糟确实是他的做派。
日本忍者把围巾一圈一圈取下来露出戴着面罩的脸,麦克雷从目镜幽幽的绿光里看出了源氏亢奋的心情。
见鬼,我现在就想把他扔到床上去。麦克雷想。
“我看了新闻杰西,他们说你抢劫列车。”源氏按了按面罩边缘的暗扣,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
“也不算错啊。”麦克雷笑,走进来靠着桌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黑爪想要的东西在车上,为此他们不会介意杀了全车人,我一个人可打不过那么多人亲爱的。‘神射手’也需要休息。”
源氏挑挑眉,闷闷笑了两声:“你好像把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扔到车下去了。”
麦克雷耸肩:“说实在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源氏把围巾搁在他桌上,拿起他桌上的纸张心不在焉地瞟了一眼:“你可把温斯顿气疯了,别忘了你是个守望先锋。”
牛仔压了压帽子:“前,亲爱的,前守望先锋。我们的老大已经死了,虽然我不想这么说。”
源氏把那张纸放回去:“听说他没死,安娜也活着。他们甚至找到了莫里森长官。”
麦克雷脸上出现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这还真是……天大的好消息。莱耶斯现在在哪?”
源氏的语气突然难过起来:“他在为黑爪工作,杰西。高层背叛了我们,莱耶斯不能忍受这份背叛。”
麦克雷叹了口气:“确实像他会做的事。”
然后他走过去搂住源氏的腰,源氏没有拒绝他:“杰西,说正经事,我们该回去了。”
麦克雷把脸埋进源氏的颈窝,源氏穿着衣服,这可不太常见,就麦克雷的经验,源氏从被改造之后一直喜欢裸奔,哪像他老师至少还愿意穿个裤子。
“你来给温斯顿当说客?”
源氏被麦克雷的咸猪手捏了一把屁股,假装生气地哼哼两声:“我还没联系温斯顿,我先回了趟花村找我哥。”
麦克雷注意到源氏用的“我哥”而不是“半藏”,心情简直称得上惊奇了。
源氏注意到了他的惊诧接着说:“我原谅他了,如果有人在你的房间里放满了兄友弟恭的照片和画让你每天对着打坐你也会这么做的。”源氏叹了口气,想起禅雅塔那张似乎挂着和善微笑的脸抽了抽嘴角,“可能是照片我快看吐了回到花村看见我哥那张脸都觉得顺眼了。”
麦克雷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哥真是一如既往地古板,哼。”源氏心里大概还是有怨气,抠着麦克雷的皮带抱怨,“我看见他又气晕头了,最后忘说了重点,我又不好意思回去,结果在游戏厅打电动被他抓了个正着。”
源氏想着半藏看向自己的一言难尽宛如急性胃炎的表情,知道之前在花村耍的帅都喂狗了。
麦克雷脑补出那个画面笑得胃痛——
“然后我哥和我一起吃了一顿拉面,年轻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的那家。”源氏的语气突然柔软下来,“我从来没听过他用那么充满歉疚的温和语气和我说话。”
麦克雷都快吃醋了,把源氏的面具扒拉下来给了他一个吻。
源氏轻啄着他的嘴唇:“然后我想到了你,杰西,我突然就很想见你。”
“半藏知道了你喜欢我?”
“见鬼,虽然原谅他了但这种事我才不会和他说,他那老旧的世界观肯定接受不了,说不定会冲到这里来射穿你。”
“……为什么要射穿我???”
“他肯定受不了杀我第二次。”
麦克雷笑骂着把源氏扔进沙发,源氏抱着垫子闷闷笑了好久。

“我现在轻松多了,杰西。”

第二天一大早源氏就把麦克雷拍醒了,太阳才刚刚露了个头。
“亲爱的,我想再睡会儿。”麦克雷大手糊在源氏脸上,源氏一脸嫌弃地把他的手拔下来。
“我们该出发了,温斯顿刚刚又给我们发消息说他被黑爪袭击了。”源氏又拍了拍麦克雷的脸,麦克雷闭着眼睛瘪了瘪嘴。
“……”
“嗷!!!”
源氏沿袭着舍友时代的好习惯,一脚把麦克雷踢下了床。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裹得像个木乃伊?”麦克雷揉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慢慢吞吞穿着衣服,源氏早就收拾好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他了。
“最近不太平啊,杰西。”源氏用老成的语气说,“人类和智械矛盾尖锐,我要避避风头。”
麦克雷睡意朦胧地嗯了一声,他好久没这么早起床了,简直恨不得再倒回床上去。
人上了年纪,晚上精力真是大不如前了啧啧。

结果最后半藏比他们还早到守望先锋,源氏刚刚走进基地就看见他老哥从控制室走出来。
“嘿源氏!”莉娜像阵风一样冲过来,半藏如蒙大赦地消失在源氏的视野里,“还有杰西!天哪你们真是想死我了!温斯顿在控制室等你们,你们一定想不到谁来了!”
源氏和麦克雷都回应了猎空一个拥抱,猎空一直发出咯咯的笑声。
走进控制室,齐格勒正在和一个源氏和麦克雷看着眼熟却叫不出名字的漂亮姑娘聊天,猎空介绍说那是安娜的女儿,麦克雷取下帽子冲她行礼,那姑娘矜持地笑了一下。齐格勒快步走过来抱住源氏,源氏觉得这个怀抱温暖极了——
“好久不见医生。”
“你看起来好多了,源氏。”齐格勒退开两步,笑得很真诚。
“我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完整了。”源氏也笑了一下,眉眼弯弯的煞是好看。
“天哪,那不是莫里森吗?”麦克雷把手搭在源氏肩上,指了指角落,源氏转过视线,看见了那个即使上了年纪腰杆依然笔挺的老兵。
“我的天,你们真的找到他了。”源氏语气里透着小小的惊讶,莫里森也看见了他们,冲他们点了点头。
温斯顿看见他们来了也很高兴,忍不住走过来,在最后把拥抱换成了握手:“欢迎你们,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
麦克雷笑着握住温斯顿巨大的手掌:“如果不是源氏我大概真的不会回来了。”
源氏拿手肘捅了他一下:“很高兴再次和你合作,温斯顿。”

晚饭是安娜做的,大家其乐融融围在桌子周围,半藏有点别扭,最后还是勉勉强强坐下了,源氏发现多了很多新面孔,看起来都是非常有朝气的年轻人。
莫里森不想坐在指挥的位置,可是温斯顿力气太大了一把把他按在了那里,麦克雷确定自己听见莫里森的老骨头咔嚓了一声。
莫里森突然被这么多人注视有些不自在,安娜一直在旁边轻笑,饭桌的气氛简直和谐得像很多年前他们最辉煌的时代一样。
时间确实是在飞速地流失,麦克雷也好源氏也好都不再年轻了,源氏像是一把回鞘的刀,内敛却依然锋利,麦克雷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做派,让安娜觉得自己之前大概是白操心了。
饭后温斯顿说要分配房间,麦克雷和源氏相视而笑。

“我要和他住在一起。”

所以半藏的三观又崩坏了一次,他弟弟不仅没死,还变成了一个gay。
他决定搬出去住。
他可不想每天都看到这对死gay。
今天的半藏,胃依然很痛。
而且守望先锋的草莓蛋糕真的很难吃。

Fin





其实我真的只是想恶搞双龙(no)
独普的稿子一个字没动
我开始慌了∠( ᐛ 」∠)_

评论(2)
热度(60)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