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源】时差



短打
灵感来自我宝



【0】
他在狂奔。
他在血雨里狂奔。
他的脚踩在泥浆里,泥浆也被血浸成了沉沉暗色。
他每一步都艰难得像在挣扎,泥浆仿佛拥有生命般沸腾着紧紧裹住他的腿。
那是一双健全的腿。
他没有过多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他早就不拥有一双健全的脚了。
他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充斥着血腥且暗无边际的地方。
突然有一双手从地上伸了出来紧紧攥住了脚踝。
他听见有人叫他名字,那是无数个声音叠在一起形成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尖锐到让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源氏。”


“伤口还会痛吗?”





【1】
他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冷汗密密匝匝挂在脸上,顺着面颊的轮廓向下滴落,有的在床单上晕开小小的水渍,有的顺着护甲的缝隙消失不见。
现在是东京时间凌晨一点零五分,岛田源氏再次从噩梦里惊醒,他用手撑住头,试图去回忆起梦里的因果,可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感觉到被恐惧攫住了心脏。
他靠着墙冷静了片刻,血液从指尖流过的粘稠感如附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杰西,我又做噩梦了。』

消息发出去时源氏就知道自己并不可能立刻收到回复,他的恋人,杰西.麦克雷,正在布拉格享受难得的假期,本来源氏应该和他一路,但是突如其来的紧急任务硬生生把他们分开了,麦克雷想陪他一路来,他却拒绝了,他希望至少他们中的一个可以好好享受假期。
七个小时时差意味着他们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并不同步,以前源氏从来不觉得这会成为什么问题,可是他回了日本以后就开始疯狂地做噩梦,无穷无尽的梦魇每天都纠缠着他,在如坠冰窟夜晚,他是有多想念麦克雷永远温暖滚烫的掌心啊。
现在是布拉格早上八点零五分,度假的麦克雷是不可能在这个点醒来的。
源氏在床头把自己蜷成一团。
今天大概又是一个不眠夜吧。

『抱歉亲爱的,我刚刚起床。』

凌晨三点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源氏听见手机震动的声音。

『你一定已经睡着了吧,为什么一直做噩梦?也许你白天太累了,不如把该死的任务扔到一边好好睡一觉?』

源氏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回复,想了想还是不愿意麦克雷担心,于是把手机放下了。静谧与黑暗将他慢慢包裹起来,他把身体蜷紧,却突然感觉安心起来。

刀刃划破皮肤,在血喷溅而出之前源氏已经轻灵地落在了不远处的集装箱上,今天的任务结束了,他看看表,下午三点五十,他估摸着自己应该回去了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杰西?”
“晚上好亲爱的。”
源氏低低笑了一声,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
“晚上好杰西,有什么事吗?”
麦克雷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斟酌怎么开口,源氏听见他吞吐香烟的声音。
“我只是想给你说声晚安。”他听见麦克雷吐出最后一口烟,他在心里猜测那会是什么牌子的烟,烟把麦克雷的嗓子熏得低沉得像镀了铅。
“这么早就睡了吗?不去泡吧?”源氏靠着一截短墙,手指无意识地磨蹭着墙面。
【他要睡了。】
他心里的小野兽有点失望,甚至是害怕起来,夜晚又要来到了,他会做什么噩梦呢。
“源。”麦克雷突然叫他名字,叫得他动作都顿了一下,“你这几天老做噩梦吧?”
源氏低低嗯了一声。
“我现在就睡,然后我会五点半起床。”麦克雷那边传来衣服摩擦的沙沙声,源氏猜测他在脱衣服。
“去古堡看日出?”源氏心里的小野兽开心地转了个圈,这样他晚上就能和麦克雷聊天了。
“不是的。”麦克雷发出舒服的哼唧声,可能是躺下了,“我想在你睡着的时候醒着。”
“唔?”
“你晚上总是很没安全感啊。”麦克雷大概是笑着,笑得很慵懒,“我陪着你,好好睡一觉吧,亲爱的。”
源氏心里的小野兽突然停住了,然后害羞地把自己团起来。
“我爱你,晚安。”麦克雷的声音听起来就像要睡着了。
“晚安。”源氏轻轻说。

七个小时,阳光明媚,源氏在海边散过步,在公园里喂过鸟,终于在天黑之前回了酒店,翻看着任务日志,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很晚了。
十一点二十分。
源氏在床上躺下,闭目养神。
十一点半的时候,他的手机准时震动了一下——

『早上好亲爱的,晚安。』

一夜无梦亦无痛。



Fin





一个没什么主题的甜饼。
大概不怎么好吃。
顶起锅就跑。





评论(5)
热度(38)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