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源】麦克雷家的龙少爷其一



看了妹抖龙出现的奇怪脑洞
希望不会引起不适
这个源非常幼齿
社畜麦x龙源

以上

『0』有条龙在家门口怎么办
麦克雷喝多了。
是真的喝得太多,差不多已经断片了。
他醒来的时候像是有一千个卢西奥对着他的大脑在这儿停顿,或者是一万个死神在里面死亡绽放,总之就是很疼。
他承认自己最近可能游戏打多了,连头疼都会联想到游戏角色。
杰西.麦克雷,现年二十五,社畜的典范,除了一天十二个小时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个死宅,这不怪他,他实在是没空出去玩,每天都累到恨不得直接变成球滚回家冲个澡开开黑,明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现在他从宿醉里醒来,把头抵在冰凉的墙壁上试图缓解那种疼痛,然后缓慢地走下床准备刷牙,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沉重的敲门声。
他看了看钟,七点半,谁好死不死这个点来?他有点不爽,穿着裤衩抓着头发就去开门。
开门后视线里绿乎乎一大片,他家门正对着阳台,可是一丝光都没有透进来,他看了老半天才来清楚是什么东西——
是一张龙的脸。
龙???
他把门关上,抓了抓屁股,觉得自己可能没有睡醒,可是门又不紧不慢地被敲响了,他试着打开,还是那张绿乎乎的龙脸,温热的鼻息重重喷在他脸上。
他当机了。
“早上好杰西。”龙轻快地和他打着招呼,声音大得地板都在震动,“你还记得我吗?昨天我们一起喝了酒。”
“……我……呃……你,嗯,我觉得,你可能,嗯,认错人了?”麦克雷试图挪动脚步,可是他失败了,他完全僵在了门口。
换谁大早上看见一颗硕大无比比自己还高的龙脑袋都不会镇静的。
龙冲他偏了偏头,突然他眼前闪过一片明亮的绿光,等他再定睛,面前已经站了一个俊秀的东方青年,穿着一身墨蓝纹云的和服,拥有一头炸炸的绿毛和同眼睛一样粗的眉毛,最重要的是他背后还拖着一条尾巴。
——尾巴?
麦克雷盯着那条甩动得很欢快的尾巴一时语塞。
“我叫岛田源氏。”青年插着腰,说着一口带着日本口音的英语,“你还记得吗杰西,你昨天邀请我来你家玩,所以我来了。”
我邀请了一条龙来家里玩?
麦克雷敲敲太阳穴。
我果然是工作过度脑子已经坏掉了吗。
“总之,你先进来吧。”他挠了挠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把源氏让进了屋。
源氏笑了起来,是一个十分耀眼的笑容,虎牙闪闪发光。

进了屋子麦克雷拾起沙发上的体恤套上,告诉源氏他需要先洗漱一下让源氏随便坐,源氏在这个乱七八糟衣服随地都是的客厅转了一圈,然后像日本女子一样乖巧地跪在了茶几边上。
麦克雷洗了一把脸。
又洗了一把脸。
最后他把整张脸埋进脸盆里。
清醒了不少嗯。
然后他湿淋淋地走到客厅,看见源氏乖巧地坐在那里,尾巴还开心地上下晃动。
果然不是梦啊?!
他在心里哀嚎着回到卧室拿出手机,莱耶斯接他电话的声音明显神智不清,他敢打赌他还听见了莫里森叫莱耶斯“加比快起床来吃早饭。”的声音。
莱耶斯是他直属上司,莫里森是隔壁部门的老大,他早就知道他们有一腿,谁让他们看起来那么gay。
“老大……我家里出了点事儿,今天能不能请个假?”麦克雷探出一个头,看见源氏在把玩着电视遥控器,“……没有我没有找借口,而且你昨天喝得不比我少。”
莱耶斯大概是骂了几句什么,最后算是同意了,在挂电话的时候麦克雷脑子里脑补出莫里森围着围裙拿着平底锅站在莱耶斯床边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吧,让我们好好谈谈。”麦克雷搬了把椅子坐到茶几前面,“你为什么不坐到沙发上呢亲爱的?”
“尾巴搁不下。”源氏回答,两只手搁在膝盖上冲麦克雷眨了眨眼睛。
“好吧……”麦克雷听着这个猎奇的理由无言以对,“你能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源氏挑了挑眉:“我和我哥吵架了。”
要从这么远的地方开始回忆吗?!
“然后我离家出走了。”
叛逆少年啊。
“躲在西边那座山的山洞里又冷又饿。”
听起来真是凄惨你要不要考虑参加变形记。
“然后你拿着好几瓶酒进了山洞。”
……
“我们喝了一晚上,不信你看手机,还有我们的自拍。”
麦克雷掏出手机,相册里面多了二十几张照片,一大半都是一片模糊的绿色,有几张稍微清楚一点的,他看见自己揽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龙脑袋比了一个耶。
他吓死了。
“最后你问我,‘反正你没地方可去,要不要来我家。’”
麦克雷想抽自己俩嘴巴子。
“所以我就来了。”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嗯,那,你要不要吃点什么?”麦克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先转移一下话题。
“好啊。”源氏开心地点了点头。
这小子还挺可爱的。麦克雷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起身去厨房做早饭。
煎蛋黄油吐司牛奶,很普通的配置,他想了想又开了一罐黄桃罐头,他感觉源氏那么大只,这么点东西估计不够他塞牙缝,但是源氏吃了两片面包就说吃饱了,连麦克雷自己都吃了四片。
“……你平时都吃什么啊?”强壮的美国人打量着源氏的小胳膊小腿,“你应该多吃点。”
源氏挠挠下巴:“平时吃贡品啊,还有我哥烤的草莓蛋糕。他现在草莓蛋糕做得这么好吃全都是因为我吃掉了他所有的失败尝试。”仿佛想起那可怕的味道,源氏皱了皱鼻子。
吃贡品……
“麦克雷。”源氏突然认真叫了他的名字,麦克雷忍不住正襟危坐。
“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我会做很多事。”源氏那双漂亮的眸子就这么盯着他一直盯到心坎里去,尾巴像只小奶狗一样甩来甩去,“我还可以实现一个你的愿望。”
“唔……”麦克雷动摇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倒是从来没想过能有室友——还是一条龙,“可是可以……但是你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源氏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再也不回那个桎梏我的地方了,绝不。”
麦克雷觉得他的回答有点答非所问,但是没有追究。

“你要住在这里是没问题,我有空的客卧,但是你不能白住。”麦克雷把源氏引到一个看起来并不常用的房间里,这个房间空空荡荡,角落里囤积着一些箱子。
我为什么要允许一条龙住在这儿……麦克雷在心里吐槽自己,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会说话?
“如果你想不付房租,家务得你做。”麦克雷靠着门框一本正经。
源氏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到他面前,掌心突然冒出了一大块金子:“可不可以你做?”
麦克雷觉得自己狗眼都要瞎了,连忙把源氏手推回去:“这个不行,你以后也别对别人这样……”
我真是个有原则的人。麦克雷在心里赞美自己。
“你得自己挣钱,我的意思是,和我生活在一起的话不能变钱出来……”麦克雷越说越觉得自己失了智,源氏也确实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我明白了。”源氏体谅他的尴尬把金子收了起来,挽起袖管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我会努力的。”
“那么,让我们先把你的房间收拾出来吧。”

除去中间好几次麦克雷踩到源氏的尾巴把源氏痛得惨叫而外,搭起一张简易床并没有费什么功夫,然后麦克雷又去家具城买了床垫,在他和搬运工嘿咻嘿咻地搬进来的时候源氏正蜷在沙发上喝果汁,他的长尾巴被他压在屁股下面。
“我帮你打扫了卫生。”源氏吸出夸张的声音,麦克雷谢过搬运工关上门,回头打量一遍房间简直整洁的像这屋子不姓麦克雷。
“还帮你洗了衣服。”源氏玩着自己的指甲,麦克雷简直要抱着他的大腿唱征服了。
“那么我去做午饭。”美国人弹了弹并不存在的牛仔帽檐向源氏行了一个夸张的礼,“请公主殿下少安毋躁。”
源氏笑了起来,身体在沙发上团成一团:“期待着你的表现,我的骑士。”

吃饭的时候麦克雷一直在心里猜测源氏多少岁了,从面庞来看他觉得源氏也就二十左右,说不定还要再小一点,源氏开心地叉着盘子里的意面,完全没有感觉到麦克雷的视线。
“你下午想不想和我去商业街买东西?”麦克雷开口,“你大概得买点衣服。”
源氏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杰西,你有什么愿望吗?”源氏走在路上,他把尾巴变没了,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我还没想好呢,这么珍贵的机会得留在以后再用。”麦克雷笑着摸摸下巴。
源氏大概嘟囔了一句这就是人类之类的,没有再多说。
大卖场的衣服都不合源氏的心意,麦克雷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大少爷,只能到中高档的商场里给他买了几件衣服,刷卡的时候麦克雷心想这个月的补给箱又吹了,他还想开个战队超人来着。
源氏看出来他感觉到肉痛,所以回家的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
“没事啦。”麦克雷终于受不了那股视线伸手揉了揉源氏绿油油的头发,触感意外的特别好,“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
源氏刮了刮鼻子,伸出食指勾住了麦克雷的一根手指头:“谢谢你,杰西。”
麦克雷转过脸看见源氏埋着头耳根通红,忍不住一把抓住了那只小心翼翼的手。
多一个人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吧。

『1』见到大舅子要注意礼貌
“……”
“……”
“……”
“……”麦克雷实在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冲对面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日本男人开口了,“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源氏的兄长,岛田半藏。”男人梳着潮到不行的发型,甚至打了鼻钉,表情却严肃得像从阿尔卑斯山顶凿下来的冰。
“唔……”麦克雷抓了抓头发,源氏现在正在他家里打电动,他是在上班收到了这个男人的电话问他中午能不能在楼下的咖啡馆和他见一面,据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出现了啊,导致源氏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麦克雷心里吐槽,面上没什么大的波动:“所以你是来带源氏回去的吗?”
半藏挑了挑眉,麦克雷发现源氏也喜欢做这个表情,不愧是兄弟,眉毛都这么粗:“我硬要带他他也是不会和我走的。”
我知道的,日本人说话重点都在最后。麦克雷没有吭声。
“但是,”半藏果然接着说了下去,“母亲很担心他,所以让我来看看。”
“他很好。”麦克雷回答,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面,“每天都很开心。”
这种见家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舍弟给你添了许多麻烦。”半藏突然客气起来,但是语气也变得冷硬了,“希望你能劝劝他早点回家,母亲最近身体不好,我不希望她为此费心。”
这确实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麦克雷最后还是答应了。
临走半藏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纸盒子推给麦克雷说希望他转交给源氏,然后作势要离开,麦克雷却一把拉住了他:“我一直有个问题——”
“你家和龙珠里的神龙什么关系?”
“……”
“……”
“那是我们的舅舅。”

“你身上有哥哥的味道。”刚进家门源氏就如临大敌地把麦克雷闻了个遍,“你见过他了?他有没有伤害你?”
麦克雷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没有伤害我,他还给你做了草莓蛋糕。”然后他把蛋糕盒递了过去,源氏表情纠结了一瞬间,最后还是向自己的胃屈服了接了过去。
“他是不是让你劝我回去。”源氏看着麦克雷慢吞吞地脱掉外套和鞋子,嘴里一刻也不停。
“是啊,他说你妈妈生病了。”麦克雷靠着鞋柜表情倒是难得的严肃,“我也觉得你该回去了。”
源氏听见这句话眼睛瞪得圆圆的,随即粗眉毛悲伤地拧了起来:“好吧……我今天晚上就回去。”
麦克雷点了点头,但心里有些不舍,毕竟源氏也来这里半个月了,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何况每天回家都有口热饭这样的待遇作为一条单身狗麦克雷已经很多年没体验过了,他在心里流下两行热泪,过去拍了拍源氏的肩。
源氏看上去闷闷不乐地玩着脚尖,跟在麦克雷屁股后面进了屋子。

吃过晚饭麦克雷帮源氏收拾好了行李,源氏背上背着个比他人还大的包袱,看起来像是从动漫里走出的苦逼男主角,他耷拉着眉眼看上去沮丧极了,麦克雷忍不住拥抱了一下他。
“杰西。”源氏叫他名字的声音轻如蚊蚋,“我还能再回来吗?”
“当然。”麦克雷弹了弹并不存在的牛仔帽的帽檐,“只要你想,你随时都能回来。”
源氏揉揉鼻子,抱住麦克雷半天不撒手,突然他踮起脚尖,嘴唇擦过麦克雷有些干燥的唇,停在麦克雷耳边。

“其实我每天都用我的尾巴给你炖汤喝。”

麦克雷:“????”

『2』热血故事总会有些波折

麦克雷再见到源氏的时候下着暴雨。
他慌慌张张奔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却在楼下看见了一团小小的影子。
当时天已经黑了,麦克雷走近才看清楚——他吓坏了,地上躺着的是源氏,源氏受了很重的伤,血在地上晕开大片大片的痕迹。
麦克雷把源氏抱起来,着急地去找他住在二楼的医生朋友齐格勒,齐格勒这么晚被打扰并不高兴,但看见浑身是血的源氏立刻严肃起来。

“杰西,这孩子是谁?”齐格勒从柜子里翻出简单的医疗用具,源氏躺在临时清理出的餐桌上呻吟。
“我……我朋友。”麦克雷心虚地回答。
齐格勒看起来就没有信他,端着各种消过毒的工具过来。
她仔细翻看了源氏身上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伤口,表情越来越怪异。
“杰西,你来看。”她把麦克雷拉到源氏右侧,在她缝合针指向的地方,一道伤口正在悄悄的但迅速地愈合——
“这真是……太奇怪了。”齐格勒声音都在颤抖。
“嘿,安吉拉,冷静,其实他……”麦克雷还没有说完,源氏突然一骨碌坐了起来——
“惊喜啊杰西!!”源氏看起来开心极了举起了双手,然而麦克雷和齐格勒明显吓坏了。
“为了见你我摔下来了!然后稍微失去了一下意识。”源氏语气轻快无比。
“唔……嗯……摔下来……从哪?”麦克雷把吓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的医生护在身后。
“天上啊。”源氏回答,然后从餐桌上蹦了下来,血稀里哗啦滴在齐格勒一尘不染的白瓷地砖上,源氏扶着桌子呕着血,却还冲麦克雷保持微笑,“事实上,是因为哥哥在后面拉了我一把我没掌握好平衡,不过没关系,等一下就好了——呕——”

二十分钟后,源氏委委屈屈拿着一条毛巾,在齐格勒“小兔崽子不把地砖擦干净别想回去!”的怒吼里跪在地上擦着血迹,麦克雷看见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有些不忍,也拿着一条毛巾蹲在他边上。
“所以你妈妈病好了?”麦克雷嘴里叼着烟,没敢点燃,含糊不清地说。
“她只是和果子吃多了牙痛而已。”源氏闷闷不乐地把毛巾放进桶里清理,嘟着嘴仿佛刚刚把这里弄得和凶案现场一样的人不是他似的。
麦克雷不知道从哪个字开始吐槽,伸出手揉了把那头绿毛。
“你刚刚是不是把血糊在我头发上了,麦克雷。”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有。”
“……”
“谁让你用尾巴给我炖汤喝。”
“……你这个小心眼的老烟枪。”
“你这个离家出走的臭小鬼。”
“我不给你做饭了。”
“那你睡地板吧。”

“没有人说作为两个大男人你们真的很gay吗。”——安吉拉.齐格勒。

『3』不是所有同居人动机都是纯良的

“麦克雷,我喜欢你,请和我结婚吧。”
在这个平常的,坐在沙发上抠脚丫的午后,麦克雷目瞪口呆地盯着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身白无垢化了妆的源氏,考虑自己要不要把被他搭在沙发背上的衣服穿上,毕竟源氏在给他求婚,而他只穿了一条橘红色画着洋葱小鱿的裤衩。
“……你们日本人都这样?”他抓抓头发,选择继续在沙发上瘫着。
“快给我所有同胞道歉。”源氏翻了个白眼,从地上站了起来,在麦克雷眼前晃了一圈,“好看吗?”
“……”麦克雷伸着脖子,试图接着看他的橄榄球赛,“又不是女仆装,有什么可看的。”
“碰!”
然后穿着黑丝蓬蓬裙,手里还拿着扫帚的源氏出现在了他面前:“主人,你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麦克雷把刚刚喝进去的啤酒全喷了出来。
“源氏!你今天发什么神经?!”
源氏一屁股坐在了麦克雷边上,尾巴甩动着:“我们同居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想上我。”
麦克雷吓得赶紧把衣服穿上:“你现在不仅劫财还想劫色吗?!”
源氏嫌弃地打量了一眼他和他腹部的脂肪层:“杰西,你胖的像只柯基。”
麦克雷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嘿!我有八块腹肌的好嘛?”
源氏打个响指,又换回了羽织,他垂着眼叹口气,看上去突然忧郁起来:“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杰西?”
麦克雷被那个表情刺痛了,把源氏一把揽过来:“怎么啦小绿龙,失恋了?”
源氏糊了他一爪子:“你他妈为什么不喜欢我,麦克雷?”
麦克雷捂着被挠了的脸,痛苦地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这只东方龙在想什么,文化差异,这一定是文化差异。
“我……我没有不喜欢你啊。”他斟酌着措辞,“你这么好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真的吗?!”绿毛青年眼睛都亮了起来,挪地离麦克雷近了一些然后满脸期待地闭上了眼睛。
麦克雷盯着那张圆圆的清秀的面庞,伸手撕掉了源氏还没卸掉的双眼皮贴。

TBC

























我真的好喜欢欠揍的麦柯基啊救命
反正都是很日常的短打
什么时候更新看心情吧(被打死)
看小林家的龙女仆都是麦源脑洞我可能真的中毒了_(´ཀ`」 ∠)_

评论(11)
热度(48)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