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源】Ledge

 @斩杀子 大佬的点梗

非常有趣了,津津有味看了好多百度百科

虎鲸真是很厉害啊∠( ᐛ 」∠)_竖拇指






岛田源氏是一头虎鲸。
不仅是一头虎鲸,还是一头超酷的虎鲸。
他和自己的家族生活在日本北部的外海,他的兄长岛田半藏总是警告他不要随意游动离开家族管辖范围,外面最危险不是海里的生物,而是来来往往的船只上的人类。
可是源氏并不怕他们,他已经是一头快成年虎鲸了,可以配合着家里的男丁捕杀鲨鱼,就算是父亲也对他赞叹有加。

半藏看他的眼神总是忧心忡忡。

然后有一天,水面沉下的巨网牢牢套住了他,在他附近的半藏过来像发疯一样用牙拖拽那些坚韧的纤维但毫无作用,源氏被人类带离了大海。

当源氏从疼痛里醒来的时候,他在一个窄窄的水箱里,他惊恐地摆动身体,却被人类再次强制麻醉。
疼痛和耻辱告诉他,他再也不是一头自由的虎鲸了。
他被卖给了某个地方的海洋馆,人类每天训练他,抽打他,迫使他去参加无聊的表演,他也一直反抗,直到自己遍体鳞伤。后来有一次,他咬断了驯兽员的一整只手,狠狠扎透他皮肤的不仅仅有麻醉针,还有子弹。
他猜这一次他要死了,他有些后悔没有听从半藏的建议,他甚至还没有学会化形——这是他们这只古老虎鲸家族的秘术,他却要像普通动物一般死去了。

然而这一次他依然没有死。
他又被转手卖给了一家美国的海洋馆,这家海洋馆的规模要大上许多。
他被一位叫安吉拉.齐格勒的兽医精心照顾,身上的伤终于慢慢痊愈了。
安吉拉告诉他他们其实是一家动物救助组织,海洋馆里收容的都是像源氏一样的海洋生物,他们经营海洋馆的所有收入,几乎都用在救助上。
源氏知道安吉拉以为他听不懂,而他其实全听懂了。
可是他并不想回应,只是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背鳍。
他离家越来越远了。

安吉拉并不能一直照顾他,之后接手他的人叫杰西.麦克雷。
麦克雷是个花花公子,穿着夏威夷短裤带着草帽还要插把水枪在腰上假装自己是牛仔,源氏看见他第一眼就不喜欢他。
但是麦克雷对他很温柔,所以他也不打算咬断麦克雷的胳膊。
“嘿,伙计。”麦克雷坐在属于他的水池边拆了支棒冰,“听说你是从日本来的,安吉拉接手的时候你都快死了。”
源氏真想翻白眼,他迅速地游到了别的地方去。
“以后我们可是搭档,别这么冷淡嘛!”麦克雷把棒冰棍儿叼在嘴里含混不清地冲他喊,然后从背后拉出一大桶新鲜的生鱼来。
源氏一溜烟儿又游了回来。
麦克雷很豪迈地把一桶都倒给了他,但是还没有等到麦克雷继续自己的演讲源氏就包着一嘴的鱼游走了。
牛仔失落地站在水池边插着腰,经过的副馆长莱耶斯用鄙夷的眼神打量了他几眼。
“这小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你站这么近是不想要腿还是不想要脑袋了?腿短也不要自暴自弃啊。”莱耶斯冷笑着说,准备接着回去和院长莫里森做烧烤,麦克雷一副憋了一肚子气的表情,源氏美滋滋地在角落吞下了一嘴巴的鱼。

源氏有个大计划。
他已经到可以化形的年纪了,他在一天之内可以保持十二个小时的人型,也就是说只要他能成功化形,他有十二个小时可以逃跑。
他每天都在抓紧时间研究海洋馆的地图,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在脱水之前到达最近的海岸,就算是徒步也来得及。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变成人类的诀窍。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麦克雷叼着烟抱着手站在水边,装模作样和源氏一起看立在那里的地图,“你最近老是盯着这张地图看,你是打算做什么?演虎鲸版《寻找多莉》?看皮克斯的动画片是没有未来的。”
源氏喷了麦克雷一身水。
“嘿!”麦克雷对自己的烟被浇灭了很不满,他跳进水里敲了敲源氏的脑袋。
源氏心想,他只需要三分钟就能让麦克雷死,他可以咬死他,也可以把他拖到水底淹死他,可是他并不会这么做,因为他知道麦克雷是个好人,麦克雷从来不强迫他做什么,准确地来说,麦克雷只会和他聊天,给他喂食,陪他玩耍打发时间。麦克雷向他坦白,他以前是个猎人,伤害了很多生灵,直到有一天他目睹了一只因为幼崽被杀死而悲伤地发了狂的雌性棕熊,那悲伤的吼叫声让他做了一个月的噩梦——准确的来说是他的朋友,安吉拉.齐格勒愤怒的咆哮让他做了一个月的噩梦,他就再也不去打猎了。
“不打猎可吃不起饭。”麦克雷冲他耸肩,“然后老大来找我,问我是不是很懂野生动物黑市上的事。”
“然后我被他打了一顿,莫名其妙就入了伙,现在就只能天天和一只没精打采的小家伙聊天,这小家伙还天天臭着脸。”
源氏记得当时他也喷了麦克雷一脸水。

现在麦克雷泡在水里,温热的手托着他的下颌,头发湿漉漉地粘在脸上。
“你真是个温柔的小家伙啊,你也一定很想回海里吧。”麦克雷笑着说,“可是你的栖息地离我们实在是太远了,听说你们各个族群语言不通,我们不敢就这么放你走啊。”麦克雷抓了抓脑袋,“安吉拉说,贸然放生的生存率是很低的。”
源氏心想,反正你们不放我也会走的,他拿嘴顶了顶麦克雷,自己游到一边去了。

源氏终于学会化形了,在他还没有成年的时候,见过半藏人类的样子,所以他在脑子里给了自己差不多的身型和面庞,但是他不喜欢半藏的长发,所以他化了一头乌黑的短发,本来他想要绿色的头发,可是想了想这实在是太招摇了,他只能恋恋不舍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现在他只用等待着合适的机会离开这里,在此之前,他可能还得学习一下如何走路。

“嘿,小家伙。”麦克雷这一天一如既往地提着一桶鱼来了,他看上去很疲惫,胳膊上和脸上带着伤。
“昨天晚上有人来找莱耶斯麻烦,我和他们大干一架。”麦克雷抓抓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看守所里蹲了一晚上,莫里森刚刚把我弄出来,现在还在那儿对老大训话呢。”
源氏游了过来,拿嘴蹭了蹭麦克雷伸过来的手。
麦克雷把鱼全给了他,不远处有一张员工休息用的躺椅,在阴凉地里放着,麦克雷看起来真的很累了,甚至没有再对源氏话痨,走过去躺在躺椅上,很快就睡着了。
现在是个好机会!一把手和二把手都还在警署,麦克雷又睡着了,通道的门没有锁,如果他能拿到一套员工的衣服他就可以顺利地离开这里了!
心动不如行动,源氏立刻变成人类青年的样子从水里爬了出来,他一开始走路不是很稳,只能摇摇晃晃地靠近员工通道,麦克雷睡的很沉。
可是,我该去哪里拿衣服呢。源氏突然想到,然后他转头看了看麦克雷,打定了主意。
他记得半藏以前告诉他,人类的脖子很脆弱,如果他袭击那个地方,麦克雷一定会晕过去。
于是他蹑手蹑脚跑到了麦克雷边上,麦克雷还睡着,胸膛平静地起伏。
麦克雷的睡颜很好看,睫毛垂下来投出阴影,鼻骨高挺线条分明,切割了脸上的光影,那张总是喋喋不休的嘴此刻只是安静地合在一起,有着性感的弧度。
见鬼,他可真好看啊。源氏甩了甩头,冲麦克雷的脖子伸出了手。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麦克雷突然睁开了眼睛拽住源氏的手腕,一把把源氏摔在地上自己的身体也压了上去,他迅速拔出一直挂在身边的水枪抵在源氏额头上,源氏从没见过麦克雷这么凶的表情——
“别乱动哦,这可不是水枪。”麦克雷眯起眼,发现身下的青年一丝不挂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现在偷袭流行裸奔了吗?”
源氏急中生智,两个手指戳在麦克雷的伤口上,麦克雷痛得力道一松,源氏像条鱼一样从他身下滑出,两三步蹦进了水里——
“等一等……!”麦克雷话音未落,源氏已经没影儿了。
“里面有虎鲸……”麦克雷提醒的声音渐渐变小,一脸心虚地凑到池水边,水池里一片平静。
“咦?”麦克雷懵逼了,照理说这个水池并不算很大,池水也很清澈,但是一点虎鲸庞大身躯的影子都没有。
“哗啦!”突然麦克雷不远处的池岸冒出一个脑袋来,那个青年两只手抓着岸沿。
“你是不是傻逼啊!”青年冲麦克雷大叫,不知是不是因为池水的缘故他看上去眼泪汪汪的,“信不信我咬死你!”
“你快上来。”麦克雷还是一脸紧张,“你找死啊,这里面的小家伙超凶的。”
“超凶也没你凶啊!”源氏狠狠擦一把吓出来的眼泪,“你平时的温柔果然都是装的!”
麦克雷被说傻了,一脸莫名其妙,他仔细看这青年长得还很好看,一张端正漂亮的东方面孔,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这种艳遇:“你到底是谁啊?”
源氏心想,完了,这次下不来台了,他刚刚应该往出口跑,怎么又跑回水池来了呢。
最后他硬着头皮说:“我是岛田源氏。”
“……没听说过,小祖宗,我求你了,你快上来吧。”麦克雷痛心疾首,“你被咬死了可是重大事故啊,你要寻死别在我管的地方,隔壁莫伊拉养了一池子鲨鱼,你去那里自杀好不好?”
源氏冲麦克雷翻个白眼,沉进水里去了。麦克雷急的跺脚,跟着跳进水里去。
之后的过程大概可以总结为:麦克雷在水里眯着眼睛没看见他照顾的小家伙,倒是看见源氏在不远处有些犹豫地打量他,接着他看见源氏颈侧有一张一合的腮,惊讶地张开嘴,成功被水呛住,立刻开始挣扎,源氏游过来拽住他,把他扔上了岸。
“咳咳咳!”麦克雷趴在岸边咳了很久,源氏拍着他的背,力气大得惊人。
“咳!亲爱的……咳……你是想打断我的脊椎吗?”麦克雷边咳边抗议,源氏下手温柔了些。
“你到底是什么……”麦克雷缓过来一脸疑虑地回身看着源氏,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你有腮??”
“你养了我三个月你现在问我是什么?!”源氏气鼓鼓地回答。
杰西.麦克雷,当机。

现在源氏穿着麦克雷过大的衬衣,披着麦克雷的牛仔大批风,盘着腿美滋滋地吃着一包麦克雷珍藏的鱿鱼丝。
“所有虎鲸都会变成人吗?”麦克雷抽着烟,源氏嫌弃地坐远了些,“当然不会了笨蛋,这可是我们的秘术。”
“日本真是个神奇的国家啊……”麦克雷苦笑着说,“你能不能给我留两口,我就买了两包,安吉拉抢走了一包,你给我留条活路吧。”
源氏把剩下的一把全塞进了嘴里。
“禽兽!”

“这行不通。”麦克雷为了报复源氏吃光了他的鱿鱼丝,毫不客气地说,“你在地图上看见的那不是海,那只是一个很大的湖泊罢了。淡水湖。”
源氏的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哇你别哭啊!”麦克雷慌了神,“你以前那么凶现在怎么这么怂啊……”
“我上个星期才刚成年!”源氏恶狠狠地说,“而且你期待我也卸你一只胳膊吗?”
麦克雷拼命摇头:“但是你也确实没办法这么容易走啊,我就算开车送你去西海岸,你也不可能能自己回日本的。”
“这就好比把我身无分文地扔在中国让我自己游回圣达菲啊!”
源氏沉默了,他埋头玩着脚趾,神色非常沮丧,麦克雷突然一拍脑瓜:“莱耶斯有一架私人飞机,也许我们可以把你送回北海道!”
源氏坐直了身子都快跳起来了,他紧紧搂住麦克雷的脖子:“杰西!你真是个天才!”
麦克雷一副再多夸我几句的表情,但最后表示莱耶斯最近摊上了一些麻烦事,源氏可能还要再等一等。

晚上的时候源氏又回到了水里,麦克雷也要下班了,他答应源氏明天再买些鱿鱼丝来,并且表示如果源氏愿意他可以明天晚上带源氏去城里玩玩。
源氏显得非常高兴,麦克雷注视着源氏跳进水里一个翻滚的功夫就变回了虎鲸的模样,而一直耷拉的背鳍也难得的竖立起来。

“你要借我飞机?我没有听错吧?”刚从警署出来没多久显得心烦意乱的莱耶斯抱着手看略显紧张的麦克雷,“就算你有飞行执照这是说借就借的东西吗?你要干嘛?”
麦克雷认为说出源氏的秘密并不是个好主意,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回答:“我要去日本了却一些私事。”
“哦?”莱耶斯玩味地看着自己从泥潭里带出来的徒弟,他们当然从来都不是一家单纯的海洋馆,麦克雷当然也不是什么底子干净的人,所以他认为这个理由可以接受,“好吧,但不能让杰克知道这件事,他下个月初要出差,到时候你去吧。”
麦克雷表示了感谢,莱耶斯心不在焉地挥挥手,他正在写一份报告给莫里森,并没什么想对麦克雷说的。

麦克雷如约地带着欢呼雀跃的源氏进城玩了,他给源氏找了一身合身的衣服,在源氏认真扣纽扣的时候麦克雷才发现,源氏身上有很多伤,大多数都是人为暴力的痕迹,他突然有些心疼,而源氏只是兴高采烈地穿着衣服。
夜晚的街道非常繁华,这是一座很大的城市,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源氏把手和脸都贴在车窗上,眼睛不停地眨呀眨。
“你知道吗。”源氏一边盯着一家海鲜店的招牌一边说,“我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人类的城市,我被你们运来运去的时候总是在一片漆黑的车厢里,车开的急的时候我就会狠狠撞在玻璃壁上,那时候我就想,要是能看看外面,也许这一切就没有这么难挨了。”
麦克雷难过地皱了皱眉头:“对不起。”
源氏舒服地陷回座位里:“这不是你的错杰西,你和安吉拉是我遇见最好的人类,没有你们我可能已经死了。”
“我会送你回家的。”麦克雷做了一个承诺,“你放心。”
源氏冲他一笑,虎牙闪闪发光:“我从来没有不信任你啊,虽然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和我跑火车。”
麦克雷耳朵一红:“我不知道你听得懂啊……”
源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但随即笑容却慢慢平静下来:“我知道你在隐藏什么,杰西,我们可是很聪明的。”
“但不管以前你是什么人,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呀。”
麦克雷一怔,随即刮了刮鼻子:“我被一个十五岁的小鬼教训了吗?”
源氏不服气地梗着脖子:“用人类的算法,我已经十八了。”
麦克雷笑着把车停在了一家汉堡店门口,做了一个请源氏下车的动作。

垃圾食品的脂肪显然很对源氏胃口,他一口气吃了五个巨无霸,麦克雷惊恐地问他的胃是不是次元口袋,源氏问他次元口袋是什么。
饭后他们又去卖场里逛了逛,源氏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所以一直到卖场关门他们才出来,这时已经很晚了,源氏显然也玩累了,麦克雷本打算摸黑把源氏送回水族馆,源氏却问能不能住他家,只要在明早八点前回水族馆就没有关系,麦克雷不想源氏冒险,但是看着源氏那双水亮的眼睛就动摇了。

麦克雷的家离海洋馆不算太远,他是个懒人,希望早上多睡一会儿。
源氏一进他的房间就被里面的凌乱程度震惊了,但所幸还算干净,他问麦克雷可不可以洗个澡,麦克雷说他如果洗澡可能会熟,源氏瘪了瘪嘴,一骨碌滚上麦克雷的床,拽着被子,麦克雷想说什么但发现源氏已经迅速地睡着了。
麦克雷揉着头发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带着一头虎鲸出来玩了一晚上,还让对方睡在了自己房间里。
世事难料啊,杰西。麦克雷叹息着,睡沙发去了。

之后麦克雷时常带源氏出去玩,如果莱耶斯和莫里森不在,他还会翘班带源氏出去,源氏喜欢电玩超过所有东西,所以麦克雷还自掏腰包给他买了个游戏机。
“有人参观的时候你还是做做样子。”麦克雷看源氏一套操作行云流水,“还有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回去了,别出什么岔子。”
源氏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放下了游戏机:“只有一个星期了吗?”
麦克雷耸肩:“是呀,时间过的可真快,带你去吃汉堡王就像在昨天一样。”
源氏抓了抓头发,突然一本正经地抓住了麦克雷的手:“谢谢你,杰西,真的。”
麦克雷嘴里叼着烟:“干嘛突然说这个。”
“我喜欢你。”源氏接着说,笑眯眯看着麦克雷,“如果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麦克雷僵得烟都掉在了地上,然后源氏搂住他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当天晚上麦克雷就告诉源氏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了。

『尾声』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距离源氏离开还有一天,海洋馆一如既往的门庭冷落,连组团参观的中小学生也都被热得不想出门。
源氏保持着虎鲸的形态懒懒散散的在水里游着,麦克雷今天出去了,莫伊拉暂时负责照顾他。
就在这时源氏看见远处有个人步履匆匆地走过来,径直停在了他面前——
“……哥?”

岛田半藏目击了自己的弟弟被人类掳走,急得第二天就变成人类上岸去寻求下落,一直四处辗转,此刻出现在源氏面前时早已疲惫不堪。
“哥……”源氏震惊到把脸贴在防弹玻璃上说不出话。
“——”半藏说,“————”
玻璃隔断了半藏的声音,源氏只能艰难地分辨他的嘴型。可分辨了很久他也没看出来半藏在说什么。
半藏最后放弃了,冲玻璃哈了一口气,写到——
“你还好吗?”
源氏突然觉得非常感动,冲半藏特别大声地回答——
“哥!我有男朋友了!”
岛田半藏,猝。

第二天麦克雷不得不带着岛田兄弟一起启程,半藏和源氏挤了一晚上,从天黑唠叨到了天亮,天亮时麦克雷来找源氏,发现水池里的虎鲸从一条变成了两条吓得跳了起来。
源氏解释了前因后果,麦克雷到很乐意带兄弟一起回去。

“可是杰西……以后我怎么见你呢。”源氏难过地说,“我们隔得太远了。”
麦克雷一脸坏笑:“舍不得我吗小少爷?”

“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安吉拉要去日本北海做考察,我自告奋勇陪着她,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见面,世界上最聪明的小虎鲸。”
不等源氏回答,黑着脸的半藏说:“别打我弟弟屁股的主意,美国人。”




Fin

评论(13)
热度(9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