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

我决定把所有萌过的普相关都写一遍23333
今天是普法23333
我已经做好掉粉的心理准备了【躺】
普法居然撞Tag了23333

“第几次了?”弗朗西斯苦笑着感受着刀锋抵在咽喉上的那丝凉意,他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刀锋的主人并不会再深入分毫,“为了路德维希那个混蛋?你知道狼是养不熟的小基尔,有朝一日你会尝到被至亲之人撕咬的滋味。”
红瞳的男人发出冷笑,笑声融进眼里像淬了冰:“至少现在要哭着求饶的人不是本大爷。不设防城市?你这个没骨气的男人为了保住巴黎真是什么奴颜婢膝的法子都想得出来。现如今你有什么话可说,本大爷的阿西一直都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弗朗西斯挑衅地回答:“甚至超过你?”
基尔伯特沉敛了眼神:“甚至超过我。”
法国人认命般的耸肩:“话说到这个份上哥哥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明知道一意孤行会招致毁灭,但你若愿意自掘坟墓哥哥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在坟墓边上多推你一把?哥哥我现在只希望你带着那些小杂种们滚得远远的,连塞纳河都会为你们的欲望变得污浊。”
基尔伯特抽回匕首站得笔直,普蓝色的军装贴合着高挑的躯干一丝不苟,禁欲的服装却偏偏配上一张嚣狂的脸,说不出的违和却又微妙的契合,他微微挑起唇角显得戏谑:“本大爷将去东线,不知凡尔赛的玫瑰可愿送一点祝福?”
弗朗西斯懒洋洋靠着血污斑驳的墙壁撩了撩耳发:“愿我们生生世世不复相见普鲁士先生,哥哥我也许能替你给撒旦美言几句让你能好好体验地狱的滋味。”
基尔伯特凑近他啮咬着他的耳廓,无视对方恼怒的神色:“承你吉言。”

评论
热度(13)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