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错车【二】

那个十分有毅力不断催更的小伙伴看过来(=゚ω゚)ノ
我又把脑洞挖成了脑坑( ;´Д`)
文力和假期一起死了ˊ_>ˋ
这里是普爷反击的场合233

“谢了新人。”阿尔弗雷德递了根烟给路德维希,路德维希以戒烟为名拒绝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路德维希看了被押进警车的基尔伯特一眼,银毛冲他竖了个中指,路德维希觉得他的表情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的兔子。
“你不一起回局里参与审讯?”阿尔弗雷德接过同事递过来的可乐喝的不亦乐乎,把手搭在路德维希肩上。
路德维希露出“饶了我吧”的表情回答:“我可是在休假,琼斯探长。”
阿尔弗雷德笑了两声:“休假都能遇到劫匪,说不定你是本田老是念叨的柯南体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那笑声震破了,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准备抽身离开,阿尔弗雷德却让他回局里录口供,这并不是什么无礼的要求,所以路德维希也自然而然地答应了。

“他会关多久?”路德维希站在刑讯室外抱着手问未来的同事亚瑟,刑讯室里基尔伯特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用毛巾捂着脑袋上的伤口,他大概是在等律师。
粗眉毛的英国人耸耸肩回答:“这可不好说,光劫持人质这一条都够他受了。”
路德维希顿了顿,说:“如果我不起诉他这项罪名就可以不成立。”
亚瑟用奇怪的眼光瞟了他一眼:“你干嘛要袒护他,几个小时前他还拿枪顶你脑门呢。”
路德维希抄着手观察着刑讯室里的基尔伯特,含着微微的笑意回答:“他连保险拴都忘记上了,何况那把枪里没有子弹。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改变自己的机会不是吗?”
银毛就像感觉到他的视线似的对单向玻璃再次竖起了中指。
亚瑟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狼行千里吃肉,”顿了顿,他瞟一眼基尔伯特,“狗行千里吃屎。”
“我觉得,基尔伯特更像狗一点。”

半年后。
路德维希在酒吧喝了杯小酒,等他出来时已经很晚了,他意识还很清醒,就是头有一些疼。
他走进一条暗巷,突然想起某个笨蛋就是在类似的地方被逮捕,他觉得这是他入职以来遇到的最搞笑的案子,简直称得上他人生中的美好回忆。
他漫不经心地走着,突然听到了激烈的打斗声,他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一群人中打斗正酣的居然又是基尔伯特。
“都停手!警察!”路德维希动作不太利索地从怀里掏出警官证,一群人立刻做鸟兽散,只有基尔伯特靠着墙慢慢坐下,一脑袋全是血。
路德维希走近看他,他头也不抬主动把两只手伸了出来:“要拷快拷,不拷本大爷可要袭警了。”
路德维希平静地回答:“你才出来没多久又急着回去。看来牢饭很好吃嘛。”
基尔伯特抬起头露出吃到一整坨芥末的表情后呻吟一声:“见鬼怎么又是你。”
路德维希伸手把他拉起来,一如既往地面瘫着:“真不巧又是我,你今天又为什么打架。”
基尔伯特瘪了瘪嘴:“本大爷没有义务告诉你。”
路德维希威胁道:“不开口我可拷你了,看守所的椅子挺硬的。”
基尔伯特嘟囔着骂了句什么,回答道:“本大爷打工的时候他们挑衅滋事,上帝啊本大爷发誓本大爷真的只是正当防卫。”
路德维希拿纸按住他的伤口,基尔伯特疼的龇牙咧嘴却没有反抗,路德维希变本加厉地加重了力道,含着几分指责的语气说:“如果我今天不来你很有可能曝尸街头啊。”
银毛高傲地一扬脖子:“不许小看本大爷。”
路德维希觉得基尔伯特的幼稚程度叹为观止,于是只是默不作声地架着他,基尔伯特似乎也不想和他多话,于是两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在静默的小巷里,像是一副现代都市的讽刺画。

基尔伯特的公寓比路德维希想象中的大得多,路德维希觉得他能住这么大的房子肯定全靠灰色收入,基尔伯特看出他眼中的质疑,耸耸肩说这是他老爹的房子,他老爹经常不在,所以可以说他是一个人住。
“你多大了居然还住父母的房子?”路德维希挑着眉看基尔伯特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他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本大爷有自己的公寓,和朋友合住,不过最近麻烦太多,本大爷不想牵连弗朗吉和东尼尔,跑到这儿来避避风头。”基尔伯特把OK绷贴在伤口上,效果不大,路德维希觉得那么大的口子应该去医院缝针,而且说不定会在基尔伯特那自称英俊的脸蛋上留下疤痕。
“算了不管了。”基尔伯特不耐烦地合上急救箱,“要喝点酒当封口费吗警官先生?”
路德维希突然起了玩心,却还是面无表情地说:“一点酒哪够。”
基尔伯特立刻露出“卧槽你不仅劫财还要劫色?!”的宁死不屈的表情往后退了几步,路德维希却补充说他的意思是要多喝几杯。

路德维希多年没有在外过夜,这一次不仅过夜而且睡了一晚上地板,第二天他醒来时感觉全身咯吱作响——原因是他喝得迷糊时从基尔伯特家本就不太大的沙发上滚了下来,基尔伯特大概是存心刁难他,随手扔了床毯子便回卧室去了。
“早上好警官,相信本大爷家的地板一定比看守所的椅子舒服些。”基尔伯特笑嘻嘻蹲在还有些迷糊的他面前,路德维希的头发散了,看起来年轻不少——但基尔伯特绝对不承认他有那么一丢丢心动。
“唔………”路德维希脑袋有点断片。
“你上班已经迟到了,警官。”基尔伯特用憋着笑的平板语气说,“现在九点。”
“………———?!!”路德维希一瞬间蹦了起来,用惊恐的眼神盯着基尔伯特,“九点?!!”
“厕所在那里。”基尔伯特抬手一指,“有时间废话不如在亚瑟发飙之前赶到哦?”
路德维希慌慌张张冲进厕所去,厕所的地湿答答的,他滑了一个趔趄。
基尔伯特慢悠悠走过来靠在门框上看他的狼狈样,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天知道他有多记仇。
“如果收拾好了就出门吧。”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向玄关走,路德维希慌忙套上带着酒气的外套跟上,基尔伯特推开门,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惊风直扑基尔伯特的面门,基尔伯特堪堪侧身,那飞来的物体就笔直砸在了路德维希脸上———“痛!”
“老娘不需要什么妇女之友,傻逼基尔!”庭院尽头的栗发女人说完气冲冲走远了。
“别这样嘛男人婆~本大爷跑了好远才买到塞你门缝里的~”基尔伯特挑起唇冲那女人的背影喊到,路德维希捂着被击中的鼻子走出来,表情十分痛苦。
“那么再会了警官。”基尔伯特用滑稽的表情给路德维希敬礼,路德维希哭笑不得而满腹怨气地离开了基尔伯特的宅邸。

“路德维希,基尔伯特给你带了东西。”
在路德维希赶到警署两个小时之后一脸意见的亚瑟不耐烦地把一个蛋糕和和一杯咖啡放在了路德维希桌上,“你竟然和他关系不错?”
路德维希也觉得奇怪,他谢过了亚瑟接过蛋糕,好奇地拆开。
并不算大的蛋糕上画着一个满含歉意的表情,路德维希微微一笑,拿过配送的小刀切开蛋糕,碰巧阿尔弗雷德路过,不由分说拿走了一块。
“唔啊啊啊甜食赛高!咦蛋糕里有东西?”阿尔弗雷德嘴和手都不闲着,从蛋糕心子里掏出几张纸片,仔细一看是烂醉如泥丑态百出的路德维希——“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国人确实KY不合时宜地大笑起来,路德维希抢过照片只扫了一眼就面红耳赤,于是蛋糕连同照片统统进了路德维希的垃圾桶,自始至终路德维希都没有发现蛋糕的正确摆放方式——和那张充满歉意的脸恰恰相反,只要换一个方向蛋糕上就是与基尔伯特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九的嘲讽表情
———亚瑟.苛刻男怎么说
———基尔伯特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fin




评论(10)
热度(3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