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艳世「三」


勤奋的想开新坑的我2333



“对不起,东尼尔。”基尔伯特把手里的花束放在石碑前,眼神静默而茫然,氤氲着雾气,“那天发生的事情,本大爷还是毫无头绪。”
“最近生意很好,本大爷大概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他自言自语着,突然有些凄惶地笑了一声“可是本大爷又该去哪里呢?我们一起上学的时候,本大爷总是看不起那种二十岁就能看见八十岁的生活,然而现在这对于本大爷都变成了奢侈。”
风吹来了踏碎枯叶的脚步声,弗朗西斯走到基尔伯特旁边,将手里唯一一支玫瑰放到石碑前:“要是小基尔能多向人敞开心扉就好了,你心里面想的事,不应该只有长眠的人才能听闻。东尼尔大概也不堪你这样的聒噪吧。”
基尔伯特扫了弗朗西斯一眼,眼中荡过清冽的冷光:“你指什么?弗朗吉。”
弗朗西斯扶正缠绕在石碑上的番茄藤蔓,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有没有资格知晓你的想法当然得由你自己判断,但是从哥哥我的角度看来,路德维希也未尝不可。”
基尔伯特约莫是有些不耐烦了,眉毛倏忽挑了起来:“你还嫌那个案子牵扯的人不够多吗,弗朗吉。”
弗朗西斯耸耸肩,表情甚是轻松:“那件事已经结束很久了小基尔。你需要走出来。何况若路德维希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来看待这件事,说不定我们能有所突破。”
基尔伯特不置可否沉默不语,良久幽幽开口:“很多东西若是要知晓就必须付出代价。你若相信路德维的承受能力,那本大爷告诉他便是。” 顿了顿,基尔伯特伸手抚过墓碑,一点凉意从指尖扩散,顺着血脉蜿蜒而上,扯痛心脏的某一点:“这件事确实该了结了,他大概也这么认为吧。”言罢他掏出一根烟借了弗朗西斯的火,淡蓝的烟幕就这么把墓碑上的名字隐没不见。

"本大爷听到后辈里有一些不太让人愉快的传言。"基尔伯特解开路德维希的领带,带着挑逗意味的放在唇边,“阿尔弗雷德可不止你一个朋友,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没有感到任何尴尬,把手探进基尔伯特的后腰,紧致的皮肤有着温暖的手感:“你会知道我一点都不意外,基尔。然而我并没有再追查下去,我在等你开口。” 


基尔伯特发出一声喟叹,任由路德维希探索着自己的身体,有点恼怒地撕咬路德维希的唇角:“如果没有这么多问题,本大爷说不定会喜欢你。”

“既然你执意如此,本大爷就向你揭露吧——埋在这里的真实。”

五年前。


 “番茄汁要来一杯吗,基尔?”冰凉的触感突然贴合到面颊,基尔伯特被吓得差点跳起来。 “本大爷拒绝!!!本大爷不缺维生素,留着给那个眉毛发育畸形的家伙喝吧。”他瞟了对面的亚瑟.柯克兰一眼,对方带着耳机没什么反应。


 “小亚蒂?” 


“别来烦我, 事情已经够多了。俄罗斯黑帮的那个案子你有什么新发现吗?”亚瑟抬起头推开递到面前的饮品,视线所及就是不远处基尔伯特那张笑得很欠揍的脸。


 “你怎么又来了。”亚瑟冲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真是看见你就让人心烦。”


 “本大爷会出现全都是因为某些人破案不力啊,柯克兰警官。”基尔伯特也咬牙切齿地反讽回去,“本大爷学校的事也是很忙的,你以为本大爷乐意天天给FBI跑腿?” 


手里举着杯送不出去的番茄汁的和事佬苦笑着开始劝解:“大家现在是一个团队了,不要这么针锋相对,这让我很难办呀……”。 


基尔伯特冲亚瑟翻了个白眼,亚瑟也轻轻哼了一声——他们关系不大好,这一点有目共睹。 “来谈谈案子吧,我们什么时候去现场?”基尔伯特率先摆出大度的样子来。 


“现在就出发。”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露出严肃的神色,一本正经地看向基尔伯特——“不过基尔你真的不来一杯番茄汁吗?”


基尔伯特来到拉着警戒线的现场,那里有不少熟人,最让他意外的是弗朗西斯,法国人一脸忧心忡忡地站在警戒线外。
“嘿弗朗吉。”基尔伯特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你来这儿干嘛?”
另一只手拉住基尔伯特:“长点心吧基尔~这是弗朗吉的店。”
基尔伯特似乎不想被安东尼奥这么说,微微撇嘴。弗朗西斯冲他苦笑一下,忧虑的表情没有消散:“在店里发生命案真是不吉利。”
基尔伯特高声说着让他放宽心的话钻进警戒线,命案现场还保留着受害者的轮廓。
基尔伯特微微眯起眼,周遭的嘈杂声都迅速消退,时针开始逆向拨动,鲜血迅速流回,死者的面庞开始浮现,起初是毫无生气的尸体,继而变成一个还在挣扎的人,他奋力奔跑着,身后追赶着某个影子,接着刀刃穿过他的皮肤割断咽喉,鲜血淋漓而下,几乎喷溅到基尔伯特,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倏忽间声音又涌向头部,炸裂般震耳欲聋——
“还是那家伙干的,那个‘爱丽丝’”他睁开眼,朝安东尼奥要了一根烟,“东尼尔,我们没有选择了。再这样下去受害者只会越来越多。上次本大爷提出的方案你也是时候考虑了。”说罢基尔伯特把烟气缓缓吐出,等着安东尼奥的下文。
安东尼奥收敛了一直挂在脸上的轻快表情,露出纠结的神色:“说真的基尔,我不认为这是个好点子,我们的情报来源并不可靠。”
基尔伯特有些怒气冲冲地回答:“难道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吗?!任凭这些杂碎被切断喉咙?”
安东尼奥无言以对,但他的表情有些动摇,基尔伯特拿手碾灭烟蒂,挑起唇角微微一笑:“来大干一场吧东尼尔,如同我们曾经约定的一样。”

乌黑的走廊,什么都看不真切。
污水顺着管道滴溅的声音异常刺耳。
他们正在深入对方的老巢——按照情报贩子的说法。
基尔伯特紧张极了,冷汗让扳机都有些湿滑。
他跟在安东尼奥身后屏住呼吸,安东尼奥的背影看上去可靠而温暖,这让他稍稍安定了些。
他也没有把握自己的推断是否正确,作为侧写师,他只是把所有的有效信息综合在一起得出结论,而结论的合理性还得靠安东尼奥这样的负责人来衡量。
安东尼奥选择相信他,那么他就应该更有自信。
思量间走廊也快走尽了,黑漆漆一片的景象里有一丝光亮从走廊尽头爆发出来。
按照目前掌握的情况,这里应该是俄罗斯黑帮的某个窝点,最近接连发生的命案应该在这里得到突破。
安东尼奥缓缓靠近那丝光亮,扣紧扳机的瞬间踢开光芒的遮挡物,枪口对准枪口,对方分明是亚瑟.柯克兰的脸。
“呼……吓我一跳……”安东尼奥松了一口气,慢慢挪开抢,开始朝亚瑟的后方张望。
基尔伯特也松了一口气,看了亚瑟一眼,突然汗毛就炸了起来——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基尔伯特对这眼神太熟悉了——
“东尼尔快趴下!!!!”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试图拉开安东尼奥,然而亚瑟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穿过安东尼奥的身体又擦过基尔伯特的侧腹,不知是谁的血就这么四处喷溅出来——
“东尼尔!!!!”基尔伯特顾不上自己的创口抱住安东尼奥一同栽倒,大口血沫肆无忌惮地从安东尼奥口中流出来,基尔伯特惊恐极了,试图用手捂住那个不断喷溅出血液的伤口,枪支落地的声音就这么铮然地一响——
亚瑟柯克兰瘫软在地上,表情已经说不出是惊恐还是愤怒,沾满血的手疯狂地颤抖着。
他嘴唇翕合着想说什么,身后突然被阴影笼罩——“能找到这里还真是辛苦呀大家。”
钝器击中头颅,基尔伯特就看见亚瑟猛得栽倒下去,动作就像某种荒诞喜剧。
冰凉的刀刃抵住喉咙,血腥气在鼻腔里翻腾。
“欢迎你,基尔伯特顾问——”
“你想尝尝开膛破肚的滋味吗?”

TBC







评论(8)
热度(38)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