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



基尔伯特的心脏开了一个洞。
一个深渊般的黑洞。
他必须把自己埋进无穷无尽的工作中里才能忘记那个吞噬一切的部分,然而当他稍有空闲,空虚与疼痛就山呼海啸地涌来,将他撕碎,让他窒息。
“你应该离开了,哥哥。”
话语是锥子,戳在他心上,血流不止,然后留下丑陋的空洞,洞的形状是路德维希。
“我曾经为你倾尽所有,为你哭泣,整夜整夜,直到无泪有血。
我把所有能给你的都献给你,挫骨扬灰,万劫不复。
地图上不再有我,人们的记忆中不再有我,现在,在你心中也不再有我了。
我孕育你于孤寂,爱恋你于狂喜,纠缠你于苦痛,解放你于死亡。
我曾把幸福的幻象当作食粮,纵使他们使我们分离我亦甘之如饴。
而今你站于我为你铸造的王座,将我推下让我沉沦无所顾忌。
我已经没有生存的意义,亦没有坚持的理由。
你如鸩毒,我将饮尽,在舌尖体味你的温度和你的恨意。
我们的爱以孤寂开始,必将以死来句读。”
基尔伯特在纸上写下最后一个字,将利刃插入胸膛。
心脏瓣膜破碎,积压出混杂着剧毒的血液。
弗朗西斯说伟大的普鲁士死于心碎。

评论(15)
热度(4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