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艳世「四」




“人世本就是个大熔炉。”弗朗西斯靠在门框上抽着烟,烟气有着廉价的呛人气味,“见得多了,也就没了念想。”
路德维希打理着自己的仪表,冲他扬起眉毛:“你想说什么。”
弗朗西斯轻笑了一声:“是我唐突了,大早看见小基尔走得匆忙,大概是对你坦白了什么。”法国人抿掉唇角的笑意“对他来说回忆是非常艰难的事,你不要太为难他才好。”
路德维希没有吭声,目光沉静,他心里清楚基尔伯特的极限,从刚刚那张皇失措的样子就能推敲出来。
“化脓的伤口不挑开,脓水就永远流不出来。”路德维希注视着弗朗西斯“基尔他既然愿意开口,那必定是做好了刮骨疗毒的准备。”
弗朗西斯不置可否地吐了一口烟气,语气中隐含笑意却又深不可测:“我们正在把他推向深渊,但愿在他粉身碎骨之前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路德维希滞了一瞬,微微眯起眼:“他想要什么。”
弗朗西斯把手指压在唇边,大概是缄默的意思:“他不说出口的东西,我也不会开口。”

亚瑟找到基尔伯特的时候,他正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抽烟,眼前的烟灰缸里烟头已是满满的一缸。
“没生意?”亚瑟在他身边坐下,捻灭一支未燃净的烟头。
基尔伯特不看他,又抽了两口,把烟蒂连同空掉的烟盒一起扔掉微微眯起眼:“今天不接客。你来干嘛?找弗朗吉?”
亚瑟把外套放在沙发上,从包里掏了瓶酒给基尔伯特:“我来找你。”
基尔伯特笑了一声,听不出喜怒:“你来找本大爷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英国人没有回应这句嘲讽,表情严肃到可以拧出水来:“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基尔伯特。局里面有了布拉金斯基的下落,他现在就在这座城市,会停留两个月。”
基尔伯特咬开瓶盖的动作滞了一下,微微一皱眉:“消息属实吗?”
“我的消息永远比你靠谱,基尔伯特。”亚瑟不屑一顾,他掏出一张纸条放在基尔伯特面前,幽绿的眼眸微微一闪,“把这件事交给你也是迫不得已。从那天之后我就握不住枪了……”
基尔伯特没有理会那种忏悔般的语气,从包里掏出一包套子扔给亚瑟:“这个还给你,路德维希说他不想用。”
“你要是真觉得有愧于东尼儿就别再吃那些该死的精神药品了。”基尔伯特拿起字条匆匆扫了一眼,“那件事我们都有责任,别他妈把自己表现的像个负罪的圣人。”
亚瑟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Bloody Hell基尔伯特,把你的毒瘾戒干净再说吧。”

路德维希第四十天没有见到基尔伯特了。弗朗西斯不知道他的下落,亚瑟.柯克兰神龙见首不见尾,甚至连霍兰德那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路德维希能感觉到什么灾祸在酝酿,这让他坐立难安。
他无法想象基尔伯特为了了结这件事会做到什么地步,他一直琢磨不透基尔伯特的想法。
阿尔弗雷德迫于上司的压力不方便再向他透露当年的情报,但偷偷把基尔伯特的档案传给了他。
特殊顾问,没有加入组织。原因是心理测试不通过,有自毁倾向。
在知名大学担任助教,同时在读心理学博士。
之后的记录都显示出基尔伯特傲人的侧写能力,他确实为FBI出力不少。
但是一直有浓厚的违和感环绕着路德维希,他觉得这份档案漂亮的过了头,不免生出几分虚假来。
然而他并没有投入全部精力去关注这件事,他的工作让他焦头烂额。
再次听见基尔伯特的消息时,情况已经恶化到他几乎无法挽回的程度。

路德维希这天离开公司的时候暴雨倾盆,猛烈的雨滴砸在玻璃上铮然有声。
他把车开的很慢,暴雨让他看不清前路,灯光被晕开成成片的光带,汩汩成河。
突然间出现的人影吓得他猛地踩下了刹车,车子滑行了一段微微碰到了那人,路德维希吓出一身冷汗,匆匆打开车门下车查看情况。
暴雨中基尔伯特站在那里静默地看着他,银色的发丝贴合着皮肤,雨水滴滴答答往下落。
“……”
“本大爷知道你要从这里回家。本大爷等很久了。”基尔伯特捋了捋头发,路德维希看见他手上缠着绷带。
“本大爷最后还是想见你一面,把以前的一切说清楚,然后你就忘记本大爷吧,你本生于绮罗,不必为尘泥里的事烦心。”说罢后基尔伯特也不顾路德维希的意见坐上了车。
路德维希犹豫着坐回车上,基尔伯特别过头去没有看他,他头发上的雨水还没有流尽,宛如泪痕。

回到家里停好车,基尔伯特似乎也没有下车的打算。
“就在这里说吧,本大爷身上脏,把你家弄脏了不好。”
路德维希觉得这个理由有点可笑,但没有戳破:“在你说之前,你可以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吗,大家都很担心。”
基尔伯特沉默了片刻,突然凑近路德维希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路德维希不清楚他的意思脸微微红了起来。
“本大爷不希望听到提问,今天你只要听本大爷说就好了。”基尔伯特冲他促狭地一笑。

五年前。
基尔伯特从撕裂般的疼痛里醒来了。
雪白的天花板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腹部撕裂的痛感让他几乎惨叫出声——他要怎么忘记,那个该死的俄国佬一点麻药也不曾使用的用手术刀切来了他的腹部——他疼晕过去又被迫醒来,刀刃切开皮肤,肌肉组织断裂,血管爆开——每一种触感都别样清晰。
“基尔……”弗朗西斯的面庞出现在他眼里,他似乎快哭出声了,“上帝保佑哥哥我可受不了再失去你了……”
“……”基尔伯特略微反应了一下这句话,猛的从床上坐起,疼痛与巨大的眩晕让他几乎撑不住自己,他挣扎着下床并立刻摔倒在地上,弗朗西斯急忙拉住他的手想扶他起来,基尔伯特目眦尽裂地看着他:“东尼儿——!东尼儿在哪儿?!”
弗朗西斯别开头,头发落下来挡住了他的脸:“等你好起来,哥哥我就带你去看他。”

基尔伯特记得那一天的每一个细节,他发疯似的抠紧安东尼奥的墓碑,抠到指甲里全是血,他以头抢地丧家犬般缩成一团痛哭,回到家后买醉到因为酒精摄取过多再次住院,如此往复,然后他染上了毒瘾,试图忘掉那如附骨之蛆的疼痛。
他又变成一个废人了,在被拯救了之后。

七年前。
“我们不能找一个有前科的家伙来办案,安东尼奥。”当上司第三次对安东尼奥说这句话时,安东尼奥依然保持着那迷人的微笑。
“每个人都会犯错不是吗,何况小基尔是我见过侧写最厉害的人了。”
“他还没有成年就开枪射杀了一个成年人,我不认为这样的人是我们需要的。”上司还是不为所动。
“他是为了救他的妹妹,虽然最后莫妮卡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安东尼奥依然耐心的解释着,“干我们这行,您还不知道水有多深吗。对方为了洗掉罪名了结此事把基尔伯特拉来当顶罪羊这才是事实。”安东尼奥微微苦笑了一下“我们还在穿纸尿裤的时候就认识彼此了,我清楚他的为人。”
上司轻轻哼了一声:“可是他现在呢,酗酒,打架,是这一带的地头蛇,我没看出有什么潜质来。”
“那是因为您不了解他,算我恳求您,哪怕只是见他一面也好,给他这个机会吧。”

“哈?”基尔伯特把手里的酒瓶反倒过来使劲甩出里面剩下的酒来,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这句话来,“给你们做事?你在逗本大爷吗。本大爷才不和条子混在一起。”
“你不了解我们,基尔,你会喜欢的。”安东尼奥开心的喝着番茄汁,“只要你通过测试,你的前科就能一笔勾销了,你不是一直为这个发愁吗。”
基尔伯特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大概没把安东尼奥的话放心上。

“可是最后,本大爷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了。”基尔伯特垂着眼说“东尼儿希望本大爷不要堕落下去,本大爷照做了。”
“难怪你的档案干净到怪异。”路德维希苦笑一下。
“今天本大爷是来告诉你——”
“那个俄国佬本大爷找到了。”
“如果本大爷估计的不错的话,这是本大爷最后一个和你度过的夜晚了。”
言罢他拉开领子露出漂亮的锁骨来微微一笑——
“不要浪费。”

TBC

嗯,所以下章有肉。
给自己的生贺😂




评论(16)
热度(49)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