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反攻吧!基尔伯特!

身体互换梗

新年快乐(((o(*゚▽゚*)o)))

撸否的格式是怎么回事是和我有仇吗卧槽。



  这是一如既往地,贝什米特家美好的清晨。

路德维希.严肃正直好青年.贝什米特一如既往地准时醒来,甚至比一如既往的闹钟都早了三分钟。

然后他一如既往地想叫醒他一如既往在爆睡的哥哥,于是他伸手推了推对面的自己。

等等。

对面的自己?!

路德维希相信自己两只眼睛都是绝对的5.0,可是他不愿意相信此刻眼前的一切。

为什么会是基尔伯特视角?!

然后他立刻察觉到身体某一处传来的刺痛以及连动一动都会很酸的腰部。

卧。槽。

这一刻路德维希深深的明白了晚上应该对哥哥温柔一点的重要性。

上帝啊你是为了惩罚我粗鲁的行为而开这种玩笑嘛——路德维希抱住自己的头——准确的说是基尔伯特的头无语凝噎。

然后基尔伯特醒了,迷迷糊糊冲路德维希笑出一口白牙:

“——早安啊,West”

卧槽哥哥我给你五块不要用我的脸这么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咧......”此刻路德维希一脸胃痛地看着基尔伯特对着镜子弹自己的脸,然后露出一个无比光辉灿烂闪瞎他狗眼的笑容,“West你还是很帅嘛kesesese还有你的肌肉是怎么练出来的总觉得好厉害噗噗噗——

“总之......”路德维希有点不适应基尔伯特低沉沙哑的声音清了清喉咙,“总之哥哥你今天就代替我去上班吧。我在家里做饭。”

基尔伯特把刘海捞上去皱了皱眉又放了下来:“这样真的好吗?”

路德维希点点头:“没事的,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不用担心。”

基尔伯特挑着眉看着对面自己的脸上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又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

“所以说哥哥我再给你五块求你别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基尔伯特.不会惹祸才怪.贝什米特挎着公文包吊儿郎当,不对,一本正经地代替弟弟上班去了。

出门前路德维希帮他做好了大背头打好了领带,但对方还是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本大爷的死蠢气息,如果基尔伯特说了一万遍放心的话,那么路德维希心里就是一万零一个不放心,他知道自己老哥是个混世魔王,他可不想收拾基尔伯特的烂摊子。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放他老哥出门祸害世界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基尔伯特步履轻快地走在路上,不过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不要太大,他答应过路德维希今天要完美地扮演他,用基尔伯特引以为傲的完美演技。这种感觉非常有趣,他正在支配他弟弟的身体,虽然基本动作并不受影响,但微妙的违和感也使他感到新奇。正在他拼命忍住去蹂躏那只躺在长椅上的猫的欲望时,身后传来自己的声音——

自己的声音?!

基尔伯特转过身,路德维希正开着他的梅赛德斯停在路边,表情十分焦灼。

本大爷的脸真不适合这种表情。他挑了挑眉走了过去。

“快点哥哥,我刚刚忘记了下午在法兰克福有世界会议,我现在送你去火车站应该还来得及。”路德维希给他哥拉开车门,但基尔伯特在听见世界会议的一瞬间凝固了——

“呃......”基尔伯特脸上浮现出退却的神色,“如果是平时上班本大爷应该能应付,但是世界会议就有些勉强了,west……你当真那些都快活成精的家伙们看不出我们的区别吗?”

路德维希苦笑一下:“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哥哥?就算是我们旷工也会扣工资的。如果你还想要那款新推出的PSV游戏的话就快点上车,车票我都给你买好了,不用担心。”

基尔伯特的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把自己内心狂奔而过的千百只羊驼关进笼子里。

临行前路德维希又反复叮咛了基尔伯特很多遍,意思是开会的时候注意言辞,不要像以前一样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爆——基尔伯特开国际会议的飒爽英姿也算得上他的童年阴影,通常那种会议都以双方闷闷不乐结束。基尔伯特讨厌伪善,尽管自己也经常反复无常,路德维希知道基尔伯特不畏惧巧舌如簧,但这并不代表那套老容克做派放在现代依然合适。

基尔伯特被路德维希唠叨的有些烦了,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抵达车站之后车还没有停稳他就跳下车,甩下一句再见后一溜烟消失在路德维希的视线里。

 

基尔伯特比预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抵达了会场,这不符合他的习惯,会议这种东西他更喜欢提前十分钟,不会早也不会晚——早到了显得焦灼,晚到了显得轻慢。现在他站在会场门口不是很想进去,按照他往常的记忆,现在会场里应该有不少人了,而和他们接触的越多基尔伯特越容易穿帮,于是他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熟悉熟悉文件,虽然在来时的路上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会场是由一座教堂改造的办公楼,办公楼后面有大片的树林,基尔伯特走到林子里随便找个长椅坐下,首先掏出手机告诉他担心的快秃顶其实已经秃顶的弟弟他已经抵达了会场,然后他拿出文件还没来得及看就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呀路德维希君,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啊?”他转过头,伊万.布拉金斯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基尔伯特的内心飘过无数张呐喊的图片,如果他今天有一张“本大爷不想谈话对象”名单的话,第一名非这个俄罗斯人莫属。

他学着路德维希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尽量维持表情不变:“本大.......咳,我在这里看点文件,马上进去,您来这里干什么?”

伊万眉梢一跳,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厕所,然后用某种微妙的语气说:“路德维希君今天的气味很有趣呢,有一些奇怪的变化哟。”

“有趣个屁啊你上辈子是狗吗(划掉)那是您的错觉吧。”基尔伯特僵着脸一笑,表情像吃了一盘司康饼。

伊万突然俯身在他耳畔说:“基尔伯特君,如果你的表现是五颗星的话我只能给你一颗星,还是系统要求一颗起评的。”然后他欣赏着基尔伯特瞬间石化表情,笑得天真又无邪。

“......”

“......”

“本大爷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半晌,基尔伯特挤出一句话来。

“哎呀讨厌啦,露西亚本来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猜中了么?”

“......本大爷可以拧断你的鼻子吗,水管。”

 

然后基尔伯特甩掉开启黑化模式的伊万气冲冲地准备走进会场,但半路被飞奔而来的费里西安诺扑了个正着。

“Ve——路德路德,你收到我昨天发的短信了吗?”

基尔伯特还没来得及多享受享受对方脸颊的柔软触感就再次陷入了尴尬。

“呃......我......”

不知不觉走到他旁边的本田菊开口问道:“我上次说的那个关于您和您哥哥基尔伯特桑的企划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

突然他又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王耀拉住了手:“我家胃【哔】治推出新口味了要不要尝一尝?”

“不......”

然后迎面走来的罗德里赫面红耳赤地训斥到:“您在边境的作为太过分了笨蛋先生!”

“......”

“嘿小路德要来点红酒吗?”

“这盘死扛才不是故意给你们做的呢八嘎!”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本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

“今天刚摘的番茄可水灵了!”

“啊啊啊畜生你离我远一点——”

“啊.......猫咪........”

“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

“尼桑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咚咚咚(迷之撞乳声)”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基尔伯特.完全当机.贝什米特先生,猝。

 

花了极大的力气才煎熬到会议开始的基尔伯特神色憔悴地坐在主持席上,他刚刚品尝了弗朗西斯的红酒然后被迫吞食了亚瑟的死扛于是抓了一大把王耀的胃药却又不得不吃了安东尼奥的番茄,正当他的肚子发出哀叹时又被阿尔弗雷德强行塞了汉堡附赠超大可乐像是担心吃不死他似的。

他开始明白路德维希年纪轻轻就发际线危机的原因了,但他只能一本正经念着文件替他弟弟履行职责。

会议开始之后的气氛就完全不同了,严肃而暗潮涌动,这让基尔伯特舒服了许多,他喜欢这种纯粹的环境让他可以施展手脚。

会议结束后弗朗西斯拍着他的肩说难得他这么和阿尔弗雷德叫板,看着有他老哥的影子,基尔伯特心虚地笑笑,不远处亚瑟投来一个暧昧不明又洞悉一切的目光。基尔伯特没有留下来和他人过多接触,而是匆匆离开了会场。

在车站基尔伯特好巧不巧又遇到了打算坐动车回巴黎的弗朗西斯,不知为何亚瑟.苛刻男也在法国人身旁。

弗朗西斯热情地招呼他和他聊天,他怕露馅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回着,直到弗朗西斯开口问道了他的情况——

“小基尔最近如何了?像他那样的人,老老实实做家里蹲应该很难吧?哥哥我有段时间没看见他了。”

基尔伯特略微避开对方的目光说:“哥哥挺好的,他能照顾好自己。”

亚瑟轻不可闻地笑了一声,基尔伯特尴尬极了,谢天谢地他的车来了,他轻猫淡写地告了别,逃命似的离开了现场。

“.......真是的。”弗朗西斯苦笑着对亚瑟说,“这哥俩又喜欢上了什么角色互换的游戏吗,虽然哥哥我还挺怀念这样的小基尔的......”

亚瑟耸耸肩,专心看起手里的报纸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West!”基尔伯特一回家就扑进路德维希怀里,“就算明天没有换回来本大爷也不干了!”

基尔伯特的身体无法承受路德维希身躯的重量。路德维希艰难地抚摸着基尔伯特的背算是安慰。这时晚饭已经做好了,基尔伯特风卷残云般吃完顺便吐槽一下自己今天的经历,然后屁颠屁颠冲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他们又一起看了会儿节目,基尔伯特一直惆怅地盯着自己的脸心心念念想换回来。

这一天的经历就像噩梦一样,基尔伯特再也不想扮演路德维希的角色了。

到了晚上睡觉时间,兄弟俩一起来到床上,基尔伯特本来打算倒头便睡,但眼珠子一转突然打起歪主意来——

“嘿嘿嘿West——既然换了身体,我们的角色是不是也应该换一下?”

“?”就在基尔伯特压上来的一瞬间。路德维希内心升起不祥的预感,然后基尔伯特低下头吻了他,疯狂掠夺着他口中的空气。

“唔——”路德维希有些惊慌地推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看着对面自己绯红一片的脸兴奋起来。

“全都拜你所赐——”他把自己的身体压在身下,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来。

路德维希的内心是崩溃的,基尔伯特的身体力气远远没有他自己的身体力气大,而且出乎意料地敏感,他尽量躲避着基尔伯特的进攻,试图让他受了一天刺激的哥哥冷静下来。但是基尔伯特再次啃咬起他的嘴唇,丝毫不留间隙。

基尔伯特享受着这个绵长的吻,心想自己今天一定要一雪前耻,正当他打算放开嘴唇做出一些更出格行为的一瞬间,一种奇怪的感觉涌进四肢百骸,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路德维希.一脸懵逼.贝什米特正盯着他——

“卧槽别在这种时候换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来说,反攻的道路依然是漫长的。

END

 

 

 

 

 

评论(31)
热度(22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