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艳世『六』

好的既然是情人节我就混个更新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不)







现在。
就在基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举枪对准彼此的时候,天台的门再次被撞开,全副武装的年轻男子端着微冲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受人所托,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今天由我带走。”
基尔伯特皱着眉看向他:“瓦修.茨温利……这关佣兵工会什么事?”
瓦修面无表情:“你只管和我走就行,要是你不愿意,我也有其他手段。”
阿尔弗雷德冷笑了一声:“今天来到这里的人,谁都别想走。”
瓦修打了个手势,他身后又走出三个体型高大的佣兵来:“没人想兴师动众,琼斯特工。我们完全可以口头上解决问题。”
基尔伯特烦透了这些变数,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本大爷知道你受谁所托,这件事和他无关,你——”突然射出的一枪穿过了基尔伯特的右小腿肚,他趔趄一下单膝跪倒,然后难以置信地看向瓦修。
“我的时间很宝贵基尔伯特,我不想浪费时间。他只让我把你活着带回去,至于是否完整可是丝毫没有提到。”
“如果你想自己舒服点,就自己走过来,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天台上的僵持并没有持续很久,基尔伯特的腿伤让他明白自己毫无胜算,于是他慢慢站起来拖着一条腿向瓦修靠近,但他的枪口并没有从阿尔弗雷德身上离开,他走到瓦修面前,三个佣兵迅速走过来把他围在中间,阿尔弗雷德想追过来,瓦修抬起左手的手枪立刻扣动了扳机——
子弹没有攻击关键位置,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倒在地,尽管隔着防弹衣,他也能感觉到自己起码断了一根肋骨。
“警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瓦修说完这句话,拉上并反锁了了天台的门。

路德维希抵达了弗朗西斯口中的酒吧,他给了店主不少钱店主才同意让他进入后面的工作间,就在他往里走时一个高大的男人与他擦肩而过,他看了这个在炎热天气里还带着围巾的奇怪男人一眼,急匆匆走进工作间。
走到门口时他就感觉到了不对,门上有明显暴力破坏的痕迹,他急忙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亚瑟.柯克兰。
“——见鬼!”他急匆匆俯下身摸亚瑟的颈动脉,同时打通了急救。

瓦修很高兴这单生意如此容易,他很快就可以回家照顾他还卧病在床妹妹了。
“嘿茨温利,停车。”突然被什么东西抵住了后脑,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你知道本大爷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应召不是吗,别给自己惹麻烦,这件事本大爷不希望任何人插手,毕竟是私人恩怨。”
“基尔伯特你应该搞清楚,路德维希想救你,你如果稍微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我们是你唯一的生路。”瓦修没有回头,他知道自己的手下估计已经毫无知觉,他皱着眉说,“我知道你惹了什么麻烦基尔伯特。俄罗斯人和HR你哪一个都惹不起。”
基尔伯特拿枪顶了他一把:“少他妈废话,让本大爷下车。”
瓦修啧了一声把车停在路边,基尔伯特张望几下迅速跳下了车。

当日晚。
阿尔弗雷德咒骂着回到自己的公寓,那颗子弹确实打断了他的一根肋骨。
他就不该答应俄罗斯人去围堵基尔伯特,现在阿卡洛夫斯卡亚死了,那个混蛋俄罗斯人估计会把帐算在他头上。
他简直不敢相信基尔伯特会下死手,在他心里基尔伯特就是个逃避现实靠出卖肉体为生的窝囊废,天才知道他身手怎么会这么好。
如今失去了俄国人的信任,这桩案子想再查下去就很难了。
他打开自家客厅的灯,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然后是一头璨然的银发。
“——换成本大爷就不会试图去拿枪,琼斯,除非你还觉得白天那一枪不够,但本大爷可不会射偏。”
基尔伯特的右手专心往小腿肚上的血洞上药——无关痛痒的一枪,血已经止住了,基尔伯特甚至懒得抬头看脸色难看到极点的阿尔弗雷德,他右手配合着牙齿勒紧绷带,眉头微微一皱。
“你想干嘛?”阿尔弗雷德索性往鞋柜上一靠,也不想去问基尔伯特怎么进的门又如何找到的药箱。
“只是借用一下你的药,琼斯,顺便继续我们白天被打断的谈话。”他包扎完了把腿放下,挑了挑枪口,“布拉金斯基在哪?”
阿尔弗雷德紧紧抿着嘴什么都没说。
基尔伯特耸耸肩,估计也猜到了这种结果,他用一种平缓到让阿尔崩溃的语气说:“你有个不错的女朋友不是吗?可惜你太不关心她了,以至于连苦恼都得找应召男倾述。”
无视阿尔弗雷德眼中突然腾起的杀意基尔伯特继续说:“你觉得本大爷是做什么的?琼斯。本大爷观察她们,记录她们,如此往复。工作遗留的老毛病,改不掉。”
“所以如果你不想本大爷打搅你们小俩口的幸福生活,劳驾。”基尔伯特冲阿尔弗雷德一笑。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基尔伯特。”阿尔弗雷德控制着怒意顺手扯过纸笔写下一个地址,“局里会有你这样的人真让人不齿。”
基尔伯特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靠:“说到手段,你办案的手段也不怎么高明哟警探。至于局里嘛,本大爷从不是局里的人。”
然后他起身拿过那张纸,推开门离开,临走前从门缝里给阿尔弗雷德挤了挤眼睛:“当初心理测试本大爷测出来是反社会人格来着。”
然后他重重关上了门。

刚刚走到阿尔弗雷德公寓门口基尔伯特就和路德维希撞了个正着。
基尔伯特惊讶极了,转身想避开路德维希,对方却大踏步走过来紧紧攥住了他的手。
“跟我走。”
基尔伯特不易察觉地翻了翻眼睛:“你能不能放着本大爷别管。”
路德维希攥得更紧了:“你已经被全城通缉了,基尔,我给你找了安全屋,你先去避避风头。”
基尔伯特本想甩开他的手,转念一想却答应了路德维希的提议。
路德维希对他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容易而有些困惑,他了解基尔伯特,那双狡黠的红瞳里明显藏着什么念头,但他猜不出来,只能领着基尔伯特上了自己的车。

“你怎么找到本大爷的?”基尔伯特坐在副驾驶上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想不被找到就被滴得一地都是血。你以为佣兵公会查不出你的踪迹?”路德维希皱着眉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基尔伯特不屑的哼了一声:“本大爷好得很。”
金发男子有些无奈地叹口气,转过头打量一下基尔伯特,对方面无表情,然后他试探着开口:“你知不知道……柯克兰今天中枪了。”
基尔伯特不出预料地几乎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路德维希腾出一只手压住已经开始颤抖的基尔伯特,解释说:“我为了找到你去拜访他,但找到他时他已经倒在地上了,我当时就叫了急救和警察。”
“我走的时候他还在抢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基尔伯特沉默着抱住自己的头,他受不了再失去一个亚瑟柯克兰,当初和案子牵扯最深的几个人就只剩他和弗朗西斯了。
“弗朗吉呢?”寂静许久他开口问。
“在医院。”
“……现在去医院,马上,立刻。”
“……”








TBC

评论(17)
热度(35)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