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及】そもる(4)

哈哈哈哈哈哈来啊互相伤害啊这么多伏笔我要从谁开刀呢哼哼哼~

五的子兮兮兮:

前几天有点忙今天才更新真是抱歉 


字数这么少也真是抱歉


不高兴放链接了总之单数章节在这个豆芽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那里


双数章节是我






『04』


安然无恙的及川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岩泉松了口气。


驱车驶近,岩泉示意及川上车,一脚油门将笼罩在黑夜中空无一人的码头甩在身后。因为及川的长久沉默,车厢内的气氛有些凝滞,但身为默契绝佳的青梅竹马,岩泉知道他正在集中注意力思考什么棘手的问题,遂没有贸然出声。


良久。


“小岩。”


闻言岩泉将目光投向后视镜。


及川将下巴搁在交叉的双手上,手肘抵着膝盖,一抹看似温柔却毫无情感的笑在他嘴角抹开,眼瞳里是凌厉的光,他微抬眼睑,与后视镜中岩泉的目光对上。


“回去,夺权吧。”


岩泉惊讶一瞬,但是对于及川的选择他一向毫无异议,也不多问什么,就如同及川对他们冷酷的信任一般。他将目光投向被车灯勒出的方寸黑暗里,沉着应声。


“好。”


收到意料之中的肯定回答,及川垂眸。


他对青城的信任是绝对的,对牛岛的信任是绝对的,而对牛岛的绝对信任中也涵盖了白鸟泽的诸位。所以当牛岛说出有人背叛的时候,对牛岛的信任和对手下的信任产生了激烈的矛盾,这让他极度混乱,然后手心里就被塞入一个纸条。


什么啊,这头蠢牛如今也知道长脑子了吗,学会演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不太好啊。


及川一向很聪明,他立刻就明白过来,牛岛的真正用意并不是嘴上说的那样,定下心之后及川的恶劣性子又发作起来,嘴角抿出恶意的笑,一闪而逝。而后他炫起浮夸的演技,眼里含着泪花,一副极度痛苦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我不信。小牛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看见恋人皱起的眉头,知道成功恶心到了他,及川偷笑,但是为了防止有人在附近偷窥或是偷听,及川又努力调整了表情。


他扯着牛岛的领子让他略微低头,在他唇上落下轻吻,捏紧手中的字条,轻浮的神情,郑重的语调,许下承诺。


“就交给我吧。”


 


 


 


及川宣布全面夺权,使得刚失去头领踪迹的白鸟泽人马措手不及。


对此同为二把手的白布竟然无动于衷,最后甚至避而不见,这对白鸟泽的诸位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忙乱中天童和濑见决定先去跟及川讨个说法。


“及川你什么意思?”


天童把一条胳膊支在及川面前的桌面上,脸上一丝平日的笑意也无。


及川懒洋洋地抬头,将钢笔在指间漂亮地转了一圈,溅出一滴墨。


“你猜我是什么意思呢?不是一向号称可以看透人心吗,GUESS·MONSTER。”


天童正要发作,却被处事较为圆滑的濑见按住。


“及川,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是我要夺权的事啊。”及川抬眼笑笑,又看向天童,“你也说过,最受益的是我,这么顺理成章的事,那我为什么不好好把握机会呢?你也知道的,我从以前开始就想吞并白鸟泽。”


“你?!”天童气得不轻,但还是勉强冷静下来,“你见过若利了?”


“嗯……见还是没见过呢?自己老大丢了怎么要问别人呢。”及川保持微笑,油盐不进。


“他失踪还不是因为你!”


“我有拜托他吗?”


“……”及川的冷情模样让天童不能接受。


“你要知道,白鸟泽是不会任你摆布的。”天童突然冷静了下来,知道在及川这里套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转身离开。


而濑见若有所思地看了及川一眼,也随后离开。


“好走不送~”及川随意地挥挥手。


是时候让大家回忆一下及川大人的厉害了,及川勾勾唇角。


不论是内部还是外人都感觉的到,白鸟青城这两家匪夷所思的联合,如今又匪夷所思地,要乱了。


人心,也乱了。


 


在这动荡的时刻,却又发生了对两家隐隐不利的事件,底层干事失踪了好几个,青城白鸟都有。而更糟糕的事情也随之发生了……


久未有动静的白布,也彻底失联了。


—TBC—


来啊来互相伤害啊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评论
热度(20)
  1. 柯尼斯堡土豆芽五子兮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来啊互相伤害啊这么多伏笔我要从谁开刀呢哼哼哼~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