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及】そもる(5)

好兴奋啊好兴奋啊
总觉得发展越来越有趣了www
@五的子兮兮兮下一棒233


『5』
白布贤二郎。
生命的前十五年都是乖顺的好少年,优秀而沉闷,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无色无味。
他一直知道父母是白鸟泽的嫡系,他也知道家里那个从不让他进入的房间装着什么,可是他从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父母总是冲他笑的很从容,日子平淡如水。
直到那天推开门时扑面而来的腥臭猝不及防地直冲入脑——
人原来是可以流那么多血的。
他想被长钉钉住一样动弹不得,被切开喉咙倒在血泊里的是一直向他从容微笑的父母。
他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灵魂都被眼前的一切抽空了。
从那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别着枪拿着刀的男人。
血迹未干。
回来的正好,省了找你的麻烦。男人冲他笑,枪口抵住他的脑门,虽然我不喜欢杀小孩,但不留祸患是规矩,对不起了小弟弟。
他动弹不得,应该说,完全不想动。
一息尚存的母亲用凄厉地目光看着他,嘴里吐出大口血沫却还是一开一合。
跑啊——
男人转过身又补了一枪。
不是每个不幸都会遇到救世主,但是白布是那幸运的一个。
子弹穿过颅脑,头盖骨被击碎,脑浆和血同时喷了出来,有些许溅在他脸上。
然后有人从他身后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他机械地转过头几乎被暴戾的阳光晃花了眼——
对不起来晚了。
我叫牛岛若利,是白鸟泽的继承人。
来我身边吧,我会保护你们。
突然就被泪水挤满了眼眶。
白布贤二郎,十五岁的那一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此刻他躲在巷子深处,用兜帽挡住脸。
并不是只有及川一个人会玩失踪,伪装这方面,他确信自己比及川强。
他的存在感向来很低,就算是在前白鸟泽当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二把手,也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他。
这给了他绝佳的生路。
他是牛岛若利的影子,无迹可寻又无影无踪。
“你来了。”牛岛从巷子尽头走过来,身板一如既往挺地笔直,“谢谢你相信我,白布。”
白布走了过去,有些惶恐地回答:“不,是谢谢您相信我……”
牛岛嘴角动了动,白布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笑容。
“那么,来反击吧。”
“我们的反击战开始了——”

及川没个正形地坐在写字桌前,百无聊赖地戳着那个排球模型。
这是牛岛的桌子,既然要夺权就夺得彻底一些。
一个月内组织的清洗就结束了,不曾见血但步步惊心。
白鸟泽的旧部,在家族里但凡是有点权利的全被逼着让出位来,说好听点是升职,说白了就是给钱交权。
及川有的是手腕,白鸟泽群龙无首也一时乱了阵脚。但是两边并没有彻彻底底的撕破脸,毕竟还是要顾及家族的颜面。
最终天童带着几个牛岛的死忠出走,及川也没派人去追。
时局达到了微妙的平衡点,任意一点点行为都会招致天平的倾斜与崩塌。

“你到底在打着什么盘算?”岩泉靠着门框皱着眉头,“干这种事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无非盘口多了些路子广了些,我们青城要是缺这些怎么会和白鸟泽联手?”
及川笑了两声,支着头说:“小岩你别急~俗话说放长线钓大鱼,这饵刚刚装上你就急着收线可不行。”
岩泉的眉毛狠狠挑起来:“你把白鸟泽的人当诱饵?”
及川装模做样地摇起头来:“及川大人的内心可不是这么卑鄙的人,不过这场戏的导演不是我,我只是个仁至义尽顺便超常发挥的演员罢了。”
岩泉微微眯了眯眼睛,转过头走了:“谁管你啊,你们俩一唱一和这出戏最好别演砸了。”
“最后要是搞得家族反目四分五裂,我可不救你。”
“哎呀呀,小岩真刻薄呢。”及川说完这句话时,岩泉早就快步走远了。

“我们的生意,向来是着重在军火走私。”牛岛耐心地蹲在黑巷里给白布解释,“而青城并没有我们这么强的目的性,只要有钱可赚,他们什么生意都会插手。我们和青城的运营体系都已经非常成熟了不可能在短期内寻求变革。”
“最后我们会联手也是因为最近其他势力都强大起来,我们必须寻求自保,否则就会被绞杀。老实说家族一把手的位置本来应该给及川的,在运筹方面他比我出色的多。”
“但是他向来认为二把手的余裕比一把手这种一看就是敌人首要目标的位置多的多。所以当初青城白鸟合并时我们有一个约定——”
“在把所有明面暗面的敌人都铲除之后,一把手的位置是要传给青城的人的。”
白布小声嘀咕:“想想及川也不是那种甘于屈居人下的人啊。”
“我们并没有合并多久,双方多多少少都会不信任,但是我可以保证,前段时间把及川搞得那么狼狈的擦枪走火事件,及川是故意的。”
“托他的福我们终于抓到了敌人的一点小尾巴。你还记得上一任教父给这里定的规矩吗?里面最重要的一条——”
“绝对不可以走私毒品。”

“绝对不可以走私毒品。”及川眯着眼睛注视着岩泉,对方出去吃了个晚饭最后还是耐不住性子冲回来让他解释清楚——
“在这座岛上,走私毒品是死罪。人口贩卖枪支走私都是道上堂堂正正的买卖,但是一旦走私毒品,政府里的人就不会给予我们任何支持,这是黑手党的死线。”
“只要白鸟泽还在,就不可能有家族被允许走私毒品,白鸟泽在所有家族里担任的是处刑人的位置。”及川一摊手,“我们前段时间遭遇围攻时白鸟泽对我们施以援手,同时牛岛若利也以白鸟泽现任教父的身份向我提出了合并请求。”
“条件是查出谁在走私毒品对吗?”岩泉翻了个白眼,“你的方式真够原始的。故意去捅有嫌疑的家族的篓子,等着对方露出马脚。”
及川嘿嘿嘿嘿地笑了几声:“毕竟及川大人可不想和那头蠢牛多做纠缠。”
岩泉起身撑着桌子:“所以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及川大摇大摆地靠着转椅把两条大长腿搁在牛若倍加珍惜的老板桌上。
“——什么都不做,天童他们我也送走了,对方的尾巴也露出来了,剩下的事就不归我们青城操心了。”
“我们要做的只是守好本部,然后静观其变。”
TBC

评论(2)
热度(20)
  1. 五子兮柯尼斯堡土豆芽 转载了此文字
    我居然没转过5 最近填坑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