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及】そもる(6)

嘿嘿嘿~~

五的子兮兮兮:

这么久才更新真是抱歉


不高兴放链接了总之单数章节在这个豆芽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那里


双数章节是我






及川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经等了多久。


在确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及川悄悄为自己解开了捆住手腕和脚腕的绳子,再松开眼前的黑布。等双眼适应了一下突然袭来的光线之后,他将自身所处的环境好好打量分析一番,再将黑布蒙上,绳子意思意思反手做出捆好的样子,然后闭着眼又完善了一遍确定刚才对于环境的观察没有什么疏漏之后,都没有人来看看他。


为什么要这么消极对待俘虏的,这是什么?放置play?心理战术?等他尿急憋不住了再来拷问他他更容易松口?及川有点烦躁,因为假装被俘真的很无聊,为了时刻准备面对幕后boss,还不能没心没肺地晕倒睡觉。


没错,假装被俘。


在这样的多事之秋里,及川的饵早已经放下,有嫌疑走私毒品的家族被他捅了篓子之后一定会产生警觉,进而采取一些能让他闭嘴的做法,白鸟泽的诸位虽然因为他的篡权而离开了,但是那些心虚的家族就是容易想多,虽说白鸟青城被及川夺权了有内部不合的传闻,可到底还是一家,牛岛对及川的保护程度又人尽皆知,天童他们真的出走却反而让人无法相信了。所以那些家族定然会认为这只是及川派他们进行追查的障眼法,所以不在本部的天童他们是比及川本身更处境危险的饵。本来他料想着对方会选择容易下手的天童等人,没想到他们竟然胆大到会直接对他下手。不过他也心里一派从容地假意挣扎了一会就乖乖被俘,反正外界那些没有跟他直接接触过的笨蛋是不会了解到他的实力的,只当他是个牛岛家的花瓶,况且他之前去捅娄子的手法简单粗暴,对方多半会对他的智商进行错判。


而轻敌是最致命的。


及川作为一个布局者,对自己布的局自然信心满满,可是对方将他绑来却对他置之不理,这实在是让他有点出乎意料且略带烦躁。不过好在在他耐心彻底耗尽之前,对方终于有了动静。


“首领,这间房间里面就是我给您准备的惊喜。”


一个充满邀功口气的声音。


“什么惊喜,如果又是女人,说过了我不需要。”


被称为首领的男人有些不耐。


“不不不,这次一定是会让您实打实惊喜的礼物,请相信我。”


“但愿如你所说。”


男人看进由小弟抢先推来的门内,然后扭头就走。


“首领?!”


“男人我也不需要!想死吗!”


野兽般的凶狠目光伴着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同扫来,吓得邀功的小下属一哆嗦。


“不……不是这样的首领!虽然我很八卦但是并没有误会您的性取向,您别走啊,这里面是及川彻!白鸟青城的那个及川彻啊!”


“?”


这成功止住了他的脚步,为了了解下属的意图,他走进那个房间,仔细打量被捆在那里的及川彻。


“及川彻?”


“他就是传说中牛岛大佬的玫瑰啊!现在青城白鸟内乱,抓了及川就彻底群龙无首了!我们就能趁机吞并他们了!”


“……”


下属成功在他少言寡语的首领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他的愤怒。


因为全都表现在了凶狠的表情上。


他缩了缩脖子,还是决定迎难而上。


“首领,我知道你觉得直接正面火拼然后吞并其他家族会比较爽快,但是迂回的方式却可以比较轻松地拿下对方不是更加节省资源吗?首领这次你就依我的吧,不然以我们的势力,直接吞并青城白鸟是不太现实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何况他们还没死透……”


下属的声音在他的凶狠瞪视下越来越小,却又觉得不应该错过这么大好的机会,况且人都已经被他绑来了,没有就这样放走的道理,他少见地没有妥协。


两人僵持不下,但是在场好歹有第三个人,他自发担负起了打破僵局的重任。


“不愧是小狂犬,果然是根本不肯绕弯子来获得胜利的个性,真是值得赞赏呢。”


两人将注意力转向俘虏,下属还没来得及仔细想一想为什么及川这么快就清醒了,及川又继续开口。


“既然不是你想抓我,那直接放我回去怎么样?”


京谷贤太郎沉默不语,他不喜欢耍阴招不代表他不防备别人耍阴招,他并不了解及川彻,所以他不能确定爽快地把及川放走之后,对方势力会不会突然前来报复,毕竟凭他的直觉来看,及川并不是特别心胸宽广的男人。再说了……


“抓走牛岛大佬的玫瑰,即使是安全放归了,牛岛难道不会来报复吗。”


话音刚落,京谷就感受到让他发毛的视线,毫无疑问是从那蒙着眼睛的及川那来的。


的确,及川正饶有兴味地看向他的方向,发现猎物似的勾起唇角。


“哼哼~小狂犬的直觉的确很灵敏嘛。”


京谷并不是对白鸟青城如今的状况不了解才提及牛岛,而是他凭直觉就是知道,牛岛绝对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已经失踪生死不明,而是隐于暗处时刻关注着及川,并且这两人一唱一和或许是有什么计划。而对及川来说,京谷有着这样敏锐的感知,如果能够收为己用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能收为己用,为了不走漏消息,那就只好可惜几条人命了……


京谷身边的狗腿下属也是个人才。京谷就是个根本不合群的个性,虽然的确是很有才能,但是脾气暴人也狂,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就算没恨上他,多半也都选择敬而远之。只有这个小下属,偶然被京谷随手救了,就化身为他的狂热脑残粉,怎么吼怎么撵都甩不开这牛皮糖,最后京谷只好自暴自弃任他跟着。结果这小下属还带着迷一样的安利体质,为京谷招揽了一堆粉丝,最后成了如今的规模。这种能力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


不过只要收服了京谷,那小下属肯定也顺势成了囊中之物,所以只要搞定京谷一个人就够了,及川的算盘打的极好。


“不要用那个奇怪的叫法称呼我。”京谷皱眉。


及川仿佛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发出邀请。


“小狂犬要不要来跟我们青城混呢。”


这句话翻译到京谷脑子里就是“我很欣赏你,做我的走狗吧!”,京谷作为想正面吞并白鸟青城的男人,会答应才怪。


“不可能。”


及川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仿佛只是他一时兴起随口一说,接着便提起京谷的顾虑。


“报复你不用担心,白鸟青城没这个时间,既然是误会一场,我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但是如果再拖下去,等小岩那个暴脾气来了,你们可就不一定会没有损伤了……所以我要先走一步啦。”


话毕,及川在两人惊讶的眼光中站起,轻轻松松抖掉了手脚上的绳子,扯掉蒙在眼前的黑布,径自向外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望向京谷,美目中是势在必得的光。


“‘能在及川大人手下做事真是太好了’……我一定会让你这样说的。”


一脸懵逼的下属正想生气,转眼就看见自家老大像是野兽察觉到危险似的本能猛地后撤一步,万分戒备地龇牙。


下属有点目瞪口呆,毕竟他的首领一直是他的偶像,眼神凶恶气场强悍,能力也非常出众,从来没在谁跟前怂过,并且有着奇妙的动物本能,而能够让他如此忌惮……那么及川彻的危险程度毋庸置疑了。


正这么想着,外面开始传来枪声。


下属抹了把头上莫须有的汗,他觉得这件事他可能没脸邀功了,虽然他知道他们的人很强,但是及川的人肯定也不弱,再加上对方肯定人数上占优势,顿觉头大。


这时候及川又突然调转回来,随手抽走了下属的腰带。


“你们这路太复杂了,我赶时间,这位谢谢你的腰带~”


然后手上利索地将之前捆他的两条绳子绑在一起,再将绳子一头从皮带的孔里穿过,接着“唰”得打开窗户,念叨了句“哈,我就知道是在二楼。”之后,就将皮带的金属扣挂在窗户的插销上,回身对两人说一声“拜拜~”,拽着绳子往窗外一跃。


徒留两人在原地,感受着冬日的凌冽狂风在脸上胡乱地拍。


而及川彻之所以这么急着走,倒不是为了京谷他们着想要去阻止发怒的岩泉为人家减少伤亡。而是出了这种事,那位牛岛大佬肯定坐不住想要过来救他这朵“玫瑰”,及川撇撇嘴角翻翻白眼,自从确定关系之后那个男人真是对他保护过度得没救了。但他知道牛岛还是知晓利害的,不会这么快暴露,会先看看岩泉能不能再短时间内顺利将他救回。所以他必须赶在牛岛按捺不住要出手之前向他证明自己的安全,否则牛岛一旦露面,他们为计划做的一切准备部署就全都付诸东流了。


总之最后事情顺利解决了,及川唯一不满意的是……回到总部之后看见岩泉后面跟着京谷,并且京谷对岩泉的话十分顺从。


“小岩……小狂犬为什么在你手下了?”


“因为那天京谷近身格斗输给了岩泉前辈。”金田一如实禀报。


“哈?为什么啊,小狂犬是我放过狠话准备攻略的角色诶!”


“别想了,你近身根本打不过他。”岩泉毫不留情。


“小岩好过分……啊天呐好气,虽然的确达到了收服小狂犬的目的可是好气啊!”


及川烦躁地挠头。


“垃圾川吵死了。”岩泉无情嘲讽。


“就是,吵死了。”花卷补刀。


“你们都好过分……”及川假惺惺地呜咽。


叩叩。


屋里正乱着,松川敲门进来摆摆手里的信封。


“天童那里,有情况了。”


—TBC—


下一棒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评论(2)
热度(21)
  1. 柯尼斯堡土豆芽五子兮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