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家里出了一些事,突然觉得人在生老病死面前确实是无能为力的,然后想到去年欧洲难民的状况和柏林巴黎等地的恐袭,感觉到了深深的脱力。今天小寐时难得梦到了阿普,却硬生生地痛醒了,若三次元真的有他们这样的存在,那现在阿普和阿西将有多么痛苦,而这些年德国作出的恢复的努力又情何以堪呢?上周德语课的代课老师是刚从德国回来的留学生,多多少少讲了难民的事,心里难受到说不出话,德国人又该如何忍受那些暴行?心里乱七八糟地,希望所有事都可以尽快好起来,希望奇迹可以出现,各方各面。

评论
热度(21)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