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翳(一)


突发脑洞
现代酒茨
非常不甜
❗️有血腥描写注意❗️

茨木今天下班了,在拐角的花店买了一束百合花准备插在家里,店主都认识他了,笑的亲切又温柔,小哥又来啦?是不是还是香水百合啊?
茨木点点头把钱给店主,脸上还带着笑。
这样的茨木换到几百年前,大概就算是听过最多故事见多识广的青行灯也会觉得新奇吧,可是放到现代,却没有任何人觉得奇怪了。
现代的茨木,不过是个普通的IT男罢了,每天过着忙忙碌碌却又朴实无华的日子,大多数时候都是代码陪伴他,可是下班之后就是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了,不是人类眼中那个说不上优秀但也不错的茨木,而且千年平安京的大妖茨木童子。
他回到自己的家,是在城市繁华商圈的高层,以他一点微薄的工资自然是买不起这样的房子的,可是他的伴侣可以——
“吾友,我回来了。”他把昨天枯萎的百合拿下来,又把新买的百合插回去。
那家店的香水百合很好闻,茨木找了很多家店,这是最衬他心意的一家。
可是这样馥郁的花香也压不住房间里血腥的味道。
他习以为常地放下包,绕过玄关来到客厅,客厅当然是没有人的,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整个城市的灯火,看着无比繁华,却又无比寂寥。
放在茶几上给酒吞做的早饭一如既往的一口未动,他把早饭倒进垃圾桶,拿着空盘子去厨房。厨房只有他会用,这么说也不对,在几十年前酒吞也是会用的,可是最近酒吞的状态越来越差了。
他垂下眼,眼里流过一丝哀戚。
把盘子洗干净放进碗柜,他开始给自己做晚饭,当然他会给酒吞做一份,但也理所当然,酒吞并不会吃。
在他做饭期间,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仿佛只有他一个人一样,锅里的油哧哧地炸开,他把才买的两块牛排放进去,锅边放着红酒,是年代非常久远的那种,他虽不爱酒,但跟着酒吞这么多年,渐渐也懂得了其中的门道。
做着做着,他开始走神,他开始怀念以前和酒吞在大江山无法无天的日子,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锋芒毕露的人啊,放眼整个平安京都没有任何人敢和罗生门之鬼叫板,而他只注视那个酒吞,纯粹的,强大的,他的酒吞。
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那人顺便拿了锅铲把牛排翻了一面。
那人在他耳旁说:“别走神,快糊了。”说罢吻了吻他的颈侧,他的心脏一阵瑟缩,声音几乎哽咽了——
“吾友。”
这称呼他叫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有时都快忘记酒吞本来的名字了,他略微颤抖着把酒吞空着的手握住,放到自己的面颊边摩挲,酒吞的手冷的像冰。
“本大爷今天……”酒吞的声音发着颤,他打断了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说了……”茨木把酒吞的手握得更紧了,牛排煎好了,他关了火。
他回过身,注视着酒吞,还是那个酒吞,紫眸妖冶,红发披散,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把酒吞抱进怀里:“吾友,你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睡我屋里。”
酒吞注视着他,神色有些复杂,还有些茫然。
“都交给我吧,不要再想了。”茨木声音安定温柔,“全都交给我吧。”
酒吞最后还是妥协了,转身往茨木的卧室走:“本大爷再睡会儿,你明天上班吗?”
茨木摇摇头:“不上,只要吾友需要,我可以什么都不做。”
酒吞倚着门框把手插进头发里:“没有必要,按你喜欢的方式生活吧。”
茨木微微笑了一下,是一个没有任何阴鸷的笑容:“你就是我的生活。”

酒吞回了茨木的屋里睡下了,茨木自己吃了饭,稍微收拾了一下,终于走到了酒吞的卧室门口。
推开门,扑面而来熏人欲呕的血腥味,多少年前茨木也是喜欢这个味道的,它代表着食物。可是现在他已经放下了那样的生活,过上了人类般的日子。
酒吞的床上已经是一片狼藉了,上面被扯得稀烂的尸体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貌,只是一堆肉块而已,内脏和血糊在床单上和地板上,甚至还有血滴滴答答顺着床单往地上淌。
大概又是哪家名门闺秀吧,茨木想,从衣柜里翻出塑料袋收拾起来。
头颅滚在床下,上面是什么表情茨木也不想看了,然后是四肢,躯干,他不紧不慢收拾着,把所有东西打包好,又到厕所里拿出清洁用具,把血迹清理干净。
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很晚了,他提着几个大塑料袋上了私人电梯,然后把袋子扔到自己车的后备箱,开着车向城外驶去。
他了解这座城市,比任何人都了解,所以他也知道怎样让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消失。他来到荒无人迹的河边,这里在地图上只是一片黄色的没有任何地形地貌的平面,不会有任何人来到这里。
他把塑料袋拿出来,浇上汽油开始焚烧,火越烧越旺,他在火旁开始抽烟。
“你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身旁突然有人说话,“人类很快就会察觉的,你这是把我们所有人逼上绝路。”
茨木甚至没有转过头,只是安静地抽烟,时不时往火里扔些枯枝:“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身旁的人也坐下了,声音冰冰冷冷:“多么可笑啊,堂堂鬼王也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茨木的妖气突然涨了起来,转过头鎏金的妖瞳映着火光:“小心点讲话。”
大天狗还是冷着脸,淡金的睫毛垂下来:“荒川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好了,一目连已经带着他离开了这里,酒吞看起来也撑不了多久了,你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茨木不说话,脸边浮现出淡淡的痂痕。
“再给我点时间。”





TBC

评论(10)
热度(54)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