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当我们谈论德国人的时候(略)



独普点梗@机器熊猫 
最近稍微好些啦所以又回来了
谢谢小天使们嘤嘤嘤
看见大家的留言超感动
虽然还没有精力写中长篇但是短打is ok


伊丽莎白想打人。
这是一节法语课,那个轻浮的法语老师一直冲她抛媚眼把她前座的现任男友罗德里赫气得呆毛都抖得和小舌音似的也就算了,偏偏她一左一右都坐的德国佬。
左边的基尔伯特,她发小,聒噪起来女生都敬他三分,上得了厅堂炸得了厨房,远近闻名的基佬,颜好个高又多金,如果不是因为性取向追他的女生估计能绕操场三圈。不过他什么尿性伊丽莎白清楚得很,从小穿一条裤衩长大(直到某天伊丽莎白发现基尔伯特有个什么她到现在都没有的玩意儿),基尔伯特动动脚趾头伊丽莎白都知道他要去和谁打架。此时此刻基尔伯特鬼鬼祟祟往伊丽莎白右边偷瞄,偷瞄就算了还装作在和伊丽莎白聊天的样子格外让伊丽莎白不爽。
“莉兹今天中午你吃什么?”
“三明治,一起吃吗?”
“你这条裙子挺好看的,哪买的?”
“你想穿啊?”
“嗯。”
“‘嗯。’?!?!”
“呃……啊……那个……”基尔伯特挠挠后脑勺,又往右边瞅了一眼,伊丽莎白翻个白眼抡起桌上的法语书砸基尔伯特一脸,“看着老娘眼睛说话!”
基尔伯特重重摔在地上,伊丽莎白右边那位终于忍不住往这边看了一眼——
路德维希,今天刚转来的新同学,听说明年就要去法国交换,费了好大劲才转到他们这个中级班,上课认真到笔记宛如被尺子量过,哪像旁边的基尔伯特字乱得和被虫爬过似的。
基尔伯特揉着撞痛的脑袋,抬头发现路德维希看着自己,忍不住凹了一个造型冲路德维希一笑,路德维希被那个笑容闪得头晕目眩立刻埋下了头,连耳根都红了。
哇靠真是受不了!伊丽莎白白眼都快翻上天和路德维希的发际线肩并肩了。
打打闹闹着又上课了,弗朗西斯继续骚着一口法语冲伊丽莎白抛媚眼,伊丽莎白感觉自己手机震了一下——
行行好让姐姐清净一会儿行不?她崩溃地掏出手机,发现基尔伯特发了消息给她:

【你右边那小哥是不是道上人啊?】

伊丽莎白看了已经再次投入紧张学习的路德维希一眼。

【你就是腐眼看人基,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是基佬?】

基尔伯特无聊地吹声口哨,把手机扔回了书包里开始在书上涂鸦,第一排的亚瑟终于忍受不了弗朗西斯持续的性骚扰把老师一拳打翻在地,课堂突然就这么乱成了一团。
哇,这样的第一堂课应该不怎么好受吧。伊丽莎白给旁边眉头都快拧出水的路德维希点了个蜡。
终于熬到了下课,基尔伯特整整半天都没有放弃过偷窥路德维希,深红的瞳孔闪着狡黠的光,仿佛没有餮足的小奶猫,路德维希看上去没什么反应,还是一板一眼地收拾东西。
下课铃刚打基尔伯特就背着包向风一样冲了出去,他今天和隔壁英语班的俄国佬约了一决雌雄,估摸着一架打完就得有个人进医院躺着。
伊丽莎白懒得说他,男生打打架没什么不好,作为一个女生她也是登着恨天高能把对方修理到抱着她小腿叫大姐的类型。
胡思乱想着伊丽莎白把包收好,这时候路德维希突然有些局促地和她搭话了:“可以和您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
伊丽莎白挑挑眉随即甜美一笑:“当然。”
加上了对方好友,伊丽莎白挽着罗德里赫走了,路德维希留在座位上刮了刮鼻子。

“叮咚。”

伊丽莎白拿出手机,路德维希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我想冒昧地问一句,基尔伯特他,是不是gay啊?】

伊丽莎白终于忍不住把手机糊墙了。

三天之后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在一起了,伊丽莎白一点都不想知道他们怎么在一起的,一点都不。







Fin





我给你们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德语班上,中午左边的小受A问我右边的直男B是不是弯的,放学了右边的直男B问我左边的小受A是不是弯的。
我都快笑死了。
别问我他们有没有在一起反正现在他们是坐在一起了233333

评论(14)
热度(17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