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Power!

说好的破三轮
PWP
既然赢了当然是要爽一爽的

纯粹爽文挂了不补啊ε-(´∀`; )

『00』
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在最后的角球射中的瞬间同时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周围的人群都沸腾了,几秒钟前还沉甸甸压在他们肩上的重量仿佛一瞬间都跟随着震天动地的大喊冲上了云霄,在索契并不高的天幕里消弭无形。这么多天来的质疑,误解,压抑,愤恨全部在片刻里爆炸成了碎片,黑红金的海浪再次在看台上升起,连绵不断如同某种盛大的仪式。
路德维希挥舞着双臂,在这个瞬间除了呐喊没有任何更为贴合的表现方式,基尔伯特转过身紧紧抱住他,用手用力捶打着他的后背,他顺势搂住他的兄长,他们在欢呼的狂风暴雨里拥吻,吻得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决斗...

-

此生最快手速应援,兄弟们!两点见啊!我先去睡觉了!!虽然是一张图但是被丽丽吐槽不在一个频道所以还是分开发吧ε-(´∀`; )

哨声吹响的时候,时间仿佛被拉长成无数张单帧的照片,他仰头,同胞的表情全都定格成某个敏锐镜头下的永恒,他们皱着眉,捂着嘴,他们互相拥抱,他们彼此沉默——他眼里的每一张面庞都在提醒他,他们输了,没有狂喜与欢庆,没有连成河流般在日光下挥舞的旗帜,他闭上眼,疲惫比痛苦来得更快。
这个舞台上未尝败绩太久,原来失败是如此苦涩如此沉痛的滋味,他几乎都快忘记了。对手在欢庆胜利,那种仿佛对待奇迹般的不可思议使他更为羞愧,他迈开步子,把那些山呼海啸而来的愧疚感留在身后,他奔向尚且幽暗的入场通道,绕开彼此庆贺或安慰的球员,笔直走向走廊的尽头。
“我做错了很多事。”他对黑暗轻轻说。
“我们没有打出配合,被对方的防守反击打得...

-

动作有参考,有参考,有参考。
最近对人外普非常沉迷了,今天和丽丽脑着世界上最后一只小黑龙和救了阿普的御龙西,写是大概不会写了ε-(´∀`; )顺便把之前的人鱼普(和给柃要求的生日礼物)一起发了∠( ᐛ 」∠)_

【独普】世界上真的有牙仙嘛?(1)

@lllllY 
丽丽激情点梗独子普养成
点了很多年了
介于还有小伙伴还想看子独
我就写两个版本吧

『01』Gilbert side

整条街都知道贝什米特家有个混世魔王名字叫基尔伯特。
这位魔王的具体事迹为:拽罗德里赫的呆毛,拽意大利兄弟的呆毛,拽阿尔弗雷德的呆毛;和弗朗西斯偷穿伊丽莎白的公主裙,尽管伊丽莎白从来不穿;翻柯克兰家的窗户把柯克兰一袋子土豆都换成鹅卵石然后把拿出来的土豆种在他院子里;抢罗德里赫的冰淇淋,抢罗德里赫的口风琴,抢罗德里赫的方框眼镜,抢罗德里赫的黑森林蛋糕,为什么罗德里赫出镜率这么高?因为对基尔伯特来说罗德里赫就是吃饭睡觉打豆豆里的豆豆。
所以整条街也都知道罗德里赫肖邦弹得特别...

【独普】Frohe Weihnachten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本来是圣诞贺文

『00』
我在三年后的今天决定再次利用圣诞节的假期拜访基尔伯特,他邀请我前去剧院观看今年最新排的音乐剧,并且定了最好的位置。我无法拒绝这份美意,在收到邮件的当天就回复了Ja。

他来车站接我时柏林下着雪,OSTBF的人很多,大多都是赶回来过圣诞的,也有些东欧面孔,一脸舟车劳顿,但也盖不住兴奋的势头。
基尔伯特在不远处书店门口等我,他的脸被冻得通红,再被车站里的暖气一吹,红色便像是像凝住的色块一样挂在他原本就白皙的面庞上。
他看见我便使劲冲我挥手,我在快步过去的同时瞥见了他说的音乐剧的巨幅海报,不过我没有多在意,我现在只想好好看看这位久别重逢的朋友。
我已经认识基尔伯特二十...

-

今日要点
♂劲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秃德维希先生被大哥当街强吻面红耳赤为哪般?
♂路德维希先生加盟《百里挑一.德国Ver》心动嘉宾究竟是谁今日揭晓。
♂普兔真的会在情人节吃很多萝北吗?
♂团子秘史今日上映。
♂国民爱豆基尔伯特睡颜激写!那日为他搭上毛毯的人究竟是谁?
♂哥哥又开始说关于我小时候的梦话了怎么办?

本台特约记者老芽将为您一一解答,敬请期待。

我没有转行,没有。

-

普鲁士以其廉洁的行政体系,独立的司法机关,宽松的宗教政策与开明的教育制度在十八世纪成为欧洲最现代化的国家。现代化程度更高的法国大革命出现以后,普鲁士的危机于焉开始。从此显露出普鲁士在国家结构上的弱点,导致他开始寻觅新的方案来自我合理化,最后以一场自杀性的光荣胜利告终。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亦可称之为一场大悲剧——纯粹国家理念的悲剧。
                           ——塞巴斯提安.哈夫纳
       ...

【独普】白狼传说


教练我想学开车

『0』
路德维希从小就听说,他们村庄的后山上住着狼神。
当然也只是传说而已,虽然村民会提供飨食放在山下的破庙里,但路德维希知道最后多半都被小孩偷吃光了,也没见这些小破孩遭什么满脸长毛的报应。
但是在他成年这年狼神好像真的生气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村里的成年男子们去山里打猎准备过冬的屯粮的时候连续好几次空手而归,满山的猎物似乎都无影无踪,连只兔子都找不到。
这次放在庙里的祭品再也没小孩敢去吃了。
这一切本来和路德维希没什么关系,但是今年他成年了这就变得和他关系重大,因为按照传统他在成年之后必须搬出来住,他父母为他在离家最远的村那头给他建了房子——亲生的。
也就是说他如果不去自己打猎会被饿死。他...

-

喜闻乐见的挂人时间😂,详情见图二关于茜茜公主的描述。@寡人永疾 

1 2 3 4 5 6 7 8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