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最喜欢的部分做封面。

P2P3是前段时间很火的那个恶魔对人类说我要烧掉你最重要的东西的梗w阅读顺序从左到右(真的很奇怪不要吐槽我)我怀疑再不发我就永远不会发了233范海辛麦x邪鬼源,后面还有几张乱七八糟的涂鸦。
不是学美术的,瞎几把乱画的,很丑。
希望麦源的小伙伴大佬们多和我玩耍啊哭哭(;´༎ຶД༎ຶ`)

【麦源】Oasis

军队AU
沉迷摸鱼
呱唧呱唧

『0』
杰西.麦克雷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三等兵。他家本来经营着一座农场,用他的话说他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马术和他的枪法一样好,虽然他的枪法只是用来打猎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该死的智械危机他本来应该娶个前凸后翘金发碧眼的漂亮姑娘过逍遥日子。
都已经二十三世纪了居然还在用士兵打仗,人类真的是在进步吗——他的狐朋狗友源氏这么附和他。
源氏姓什么麦克雷从来搞不清楚,他不擅长日语也不感兴趣,源氏有张人见人爱的东方俊俏面庞,似乎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繁重家业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打仗,源氏还很年轻,但是身手却很不错,不过他那些忍者的功夫在真枪实弹的战场上并没有大用处,麦克雷记得源氏第一次看见...

-

诸位大佬,没有麦源吃我要饿死了,介于很多战友问我这张图头在哪,所以p2草稿p3参考图


最惨的是我勾线笔画到一半没水了

“路上有个奇怪的大叔突然扑上来了怎么办?!”

我既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
可是我会吃粮∠( ᐛ 」∠)_
ballball大佬们产粮吧嘤

【麦源】麦克雷家的龙少爷其一



看了妹抖龙出现的奇怪脑洞
希望不会引起不适
这个源非常幼齿
社畜麦x龙源

以上

『0』有条龙在家门口怎么办
麦克雷喝多了。
是真的喝得太多,差不多已经断片了。
他醒来的时候像是有一千个卢西奥对着他的大脑在这儿停顿,或者是一万个死神在里面死亡绽放,总之就是很疼。
他承认自己最近可能游戏打多了,连头疼都会联想到游戏角色。
杰西.麦克雷,现年二十五,社畜的典范,除了一天十二个小时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个死宅,这不怪他,他实在是没空出去玩,每天都累到恨不得直接变成球滚回家冲个澡开开黑,明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现在他从宿醉里醒来,把头抵在冰凉的墙壁上试图缓解那种疼痛,然后缓慢地走下床准备刷牙,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沉重的敲门声。
他看...

【麦源】时差



短打
灵感来自我宝

【0】
他在狂奔。
他在血雨里狂奔。
他的脚踩在泥浆里,泥浆也被血浸成了沉沉暗色。
他每一步都艰难得像在挣扎,泥浆仿佛拥有生命般沸腾着紧紧裹住他的腿。
那是一双健全的腿。
他没有过多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他早就不拥有一双健全的脚了。
他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充斥着血腥且暗无边际的地方。
突然有一双手从地上伸了出来紧紧攥住了脚踝。
他听见有人叫他名字,那是无数个声音叠在一起形成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尖锐到让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源氏。”

“伤口还会痛吗?”

【1】
他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冷汗密密匝匝挂在脸上,顺着面颊的轮廓向下滴落,有的在床单上晕开小小的水渍,有的顺着护甲的缝隙消失不见。
现在是东京时间凌晨一点...

-

不画了不画了画了三个星期了飞机什么时候才起飞啊∠( ᐛ 」∠)_
动作有参考。

【麦源】十一时五十九分



轻松向年操
前几天看了条微博说如果一对cp里受幼化了会引起什么道德问题
然后想想麦源我觉得麦七岁比较可爱233
非交往前提下的子麦x源
没有问题的话请阅读吧

麦克雷变成小孩子了。
围观了全过程的是正在他旁边罚他五百个俯卧撑并帮他计数的莱耶斯。
在莱耶斯数到四百九十九连自己都忍不住和麦克雷一起长出一口气并准备收拾收拾找莫里森一起去食堂抢限量菠萝披萨的时候,一道蓝蓝紫紫绿绿看不清楚反正很恶心的颜色的光从温斯顿的实验室里飞出来,以安娜狙击枪的精准度打在了麦克雷头上,麦克雷嗷了一嗓子听着挺疼,等莱耶斯收回视线就看见从衣服堆里摇摇晃晃站起来一个麦克雷——S号的。
“该死,怎么回事?”小号麦克雷小小的爪子揉着头嘴里抱怨,...

【麦源】重逢



我是来搞笑的
修仙码字
纯粹脑抽产物
大概是在守望先锋重新集结后的故事

温斯顿再次召集守望先锋之后,麦克雷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他的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尽管是建立在失去无数战友的基础上。
莱耶斯死了,莫里森下落不明,曾经的战友七零八落,他心里很清楚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他喜欢在西部的小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时不时还能遇见一个奇怪的女人,麦克雷总觉得她是黑爪的人,可他没有兴趣。
即使是黑爪也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有趣的情报,因为他放弃英雄主义很多年了。
年轻的时候他血气方刚,跟着莱耶斯也混得风生水起,既然正义不会声张自己,他就去做声张正义的人。可是到后来他发现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是非,到最后他们和犯罪者也没什么差别了...

【麦源】Reble



天哪噜麦源怎么这么好吃
最近别的墙头都好虐
只有麦源真的很齁
吸到生活不能自理
赞美太太们
呜呜
我给这篇文归类为伪原作碎片流
ooc都属于我

『0』

麦克雷每天都想打断莱耶斯的鼻子,好吧,说得就像莱耶斯不想打断他的一样。
说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麦克雷就被打断了鼻子,他手被反捆着,血淌满了胸膛,他只能张着嘴巴大口呼吸,像是一只搁浅的鱼,眼前全是失血过多的黑色块斑——不过事后莱耶斯吐槽他才不是鱼那么优雅的生物,顶多是一只濒死的泥鳅。
麦克雷还记得莱耶斯走进来,投向他的目光全是嘲讽,麦克雷就算眼前发黑也忍不住想踢他一脚——一击不中,莱耶斯走过来硬生生把他的鼻骨拧了回去,他绝对没有惨叫,绝对没有。
“回去给你找医生,小杂种。...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