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源】Oasis

军队AU
沉迷摸鱼
呱唧呱唧



『0』
杰西.麦克雷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三等兵。他家本来经营着一座农场,用他的话说他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马术和他的枪法一样好,虽然他的枪法只是用来打猎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该死的智械危机他本来应该娶个前凸后翘金发碧眼的漂亮姑娘过逍遥日子。
都已经二十三世纪了居然还在用士兵打仗,人类真的是在进步吗——他的狐朋狗友源氏这么附和他。
源氏姓什么麦克雷从来搞不清楚,他不擅长日语也不感兴趣,源氏有张人见人爱的东方俊俏面庞,似乎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繁重家业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打仗,源氏还很年轻,但是身手却很不错,不过他那些忍者的功夫在真枪实弹的战场上并没有大用处,麦克雷记得源氏第一次看见战友被炸得稀烂的尸体的时候扶着他吐了一晚上,但是没过多久源氏就麻木到可以在散发着恶臭的壕沟里吃罐头了。
他们的指挥官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每天都在通讯器里对着总指挥官破口大骂,因为他们在这里和城里那些破铜烂铁已经僵持了三个月了,总部却迟迟派不出支援,没有支援就打不下这座要塞,这么耗下去先垮掉的肯定是血肉之躯的人类而不是靠着一点太阳能就能超长待机的智械。
上面一直在宣传什么“全人类的希望”“坚持就是胜利”源氏来这边呆了一个月就知道这些话都是放屁,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在这里,在土里发臭腐烂,因为敌军强大的侦查能力和火力压制,他们连给战友收尸都做不到,晚上还能听见敌人出来检查有没有活口时回荡在战场上的零星的枪响。
远程导弹炸了一批又一批,城里的建筑几乎都被炸平了,那些智械却还是像蝗虫一样杀之不尽,麦克雷觉得杀机械并不会有负罪感,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城里不仅仅有智械还有人类。
时间过去一天又一天,战争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他们推进的比蜗牛还慢,一周能推进五十米并且挖好壕沟建好掩体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什么智械都不能相信,这些全得人类来做,已经到了二十三世纪人类却不得不用二十世纪的技术,源氏嘲讽得不无道理。
没有交火的时候源氏喜欢给麦克雷扯游戏,然而现实就是一片泥淖,他们正在逐渐沉沦无法逃离。
麦克雷是个薄情的人,战友死了便死了,他点根烟就能把那些面孔和痛苦埋回记忆深处不再触碰,源氏不一样,源氏有着西方人的开朗和东方人的长情,他喜欢拿着个小本子在堑壕里画速写,每画完一个人他会让那人在画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麦克雷觉得这么做很蠢,尽管源氏画的人都是鲜活的,可是从每个人眼里都能看出绝望和死亡的影子。
源氏画得最多的还是麦克雷:麦克雷拿烟眺望的样子,抱着枪打瞌睡的样子,还有一动不动盯着别人的样子,他都会飞快地画下来,麦克雷问他为什么画这么多自己,源氏笑着回答如果有一天麦克雷死了他就看着这个骂他混蛋,每天骂他一百次。
他们似乎都相信彼此能活到战争最后,虽然他们都看不见未来。

决战的这天来的猝不及防。
莱耶斯告诉所有人,这周五早上的攻击将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其他地方的兵团已经坚持不住开始溃退,如果他们打不下这里就意味着他们将被逼退整整三百公里,但是如果他们拿下了这座城市,补给线就还能坚持。这场漫长的鏖战的反转希望全寄托在他们这群疲惫不堪蓬头垢面的士兵身上——麦克雷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洗澡了,一周前他们身后的水源被间谍污染了,他们净化了三天才能继续使用,麦克雷本来就不怎么爱干净,只要有水喝别的都无所谓,但是源氏被折磨得坐立难安,麦克雷猜他以前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不然哪个当兵的会有这么严重的洁癖。
源氏很少给麦克雷提家里的事,麦克雷也从不过问。

决战日。
虽然是决战,但是士气并没有因此高涨,决战的清晨所有人的表情都仿佛在吃人生中的最后一餐,源氏更是连吃都不想吃,象征意义上的咬了一口干粮就又塞回了怀里,他看着麦克雷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叹了口气,开始玩起了自己千辛万苦藏起来没有被收走的游戏机。
“看来你人生的最后一件事是打游戏。”麦克雷啃着干粮调侃源氏,源氏挑了挑眉。
“我想至少在死之前能把这关打通。”源氏埋着头没看见麦克雷突然僵住的脸,莱耶斯无声无息站在源氏身后盯着那方小小的屏幕。
于是源氏最后的心愿也没有完成。

他们开始冲锋了。
麦克雷举着枪在枪林弹雨中狂奔,最前方举着防御力场的士兵已经倒了一排,子弹从他身边飞过,他余光里看见源氏也在他不远处奔跑,并且时不时停下来放两枪,麦克雷也没空看他打没打中了,他们必须先占领前面那个堡垒,他一个战术翻滚滚到掩体后面,然后设置好手里炸弹的参数冲远处扔了过去,巨大的火花在远处炸开,泥土和机器的碎片四散飞溅,他彻底找不到源氏了,但是他看见了不远处的莱耶斯,莱耶斯正猫着腰在爆炸声里给掷弹兵布置任务,麦克雷决定等先头部队搞掉火力点再继续前进,就在这个时候一枚炸弹落在了离他只有几米的地方,他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耳鸣和血腥味伴随着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他在地上趴了很久才慢慢支起身来,他的眼前全是黑色的斑块,嘴里涌满了血,唯一让他庆幸的是至少他四肢健全,他试图站起来但是脚下的泥土突然垮塌,他整个人四仰八叉摔进了身后的弹坑里。
这个弹坑很深,他等搞清楚状况想爬上去时发现四肢根本用不上力,被炸过的泥土像沙子一样软,他一次又一次的滑下来,焦虑感越来越重,在坑的底部有一具残缺不全的士兵的尸体,麦克雷估摸着是好几天前的了。外面战斗依然非常激烈,麦克雷希望有任何人可以看见他并帮他一把,但是没有任何人经过这里,他开始着急了,试图把枪插进土里着力,但是他再次失败,重新滑落在坑底。就在这时又有一枚炸弹落在了弹坑不远处,麦克雷惊恐地看见无数的泥土向他扑来——他要被活埋了——这个念头刚刚成型,他就被数方泥土压在了坑底,在彻底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他用力呼吸了一口又腥又臭的空气,接着他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泥土埋得严严实实。
他开始奋力挣扎,求生的本能让他疯狂扭动身体试图寻找氧气,但这除了加速他的死亡并没有任何用处,他脑子痛得快要爆炸,心跳声越响越快占据了他的整个脑子,他感觉血液都在冲向他的头,可是他呼吸不到氧气,只能扭动身体,他感觉意识开始模糊耳朵里开始出现奇怪的声响,他最后一次用尽全力试图伸出手,但是他失败了——
杰西.麦克雷,在这个弹坑坑底停止了呼吸。

『01』
源氏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炸弹爆炸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开始向那个方向前进,在经过一个掩体时看见旁边的土地塌下去一块,他推测那里曾经是个弹坑,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冒出土地一点点的枪口,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发疯似的跑了过去——
“杰西!!!!”他认识这只枪,枪口上刻着一行小字写着维和者,这是麦克雷的枪,麦克雷说这是他第一把左轮的名字——
“杰西!!不……不……杰西!”他疯狂地刨开土壤,这时在他身侧有炸弹爆炸,他被冲飞出去的同时感觉到左腿和下颚传来剧痛,可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爬回那个弹坑继续挖掘,直到他看见那只他熟悉的手在土里维持着狰狞的求生的姿势,他害怕极了,全身上下都在抖,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别死……求你……”他感觉口腔里剧痛无比,他没有发现一片弹片深深嵌进了他的下颚,他只是专心挖掘着自己不知死活的战友,他用力握住麦克雷的手,那只手还残留着温度,接着他把坑的边缘作为着力,硬生生把麦克雷拖了出来,他慌乱地把耳朵贴在麦克雷胸口,那里一片死寂,他已经顾不了什么了,双手放在在麦克雷胸口用力按压,压到他甚至怀疑压断了麦克雷的肋骨,就在这时停止呼吸的人突然抽搐了一下,麦克雷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转过头开始狂吐,他几乎都快把胃吐出来了之后才开始正常呼吸,这时他意识慢慢归于清醒才看清眼前一脸是血的源氏,源氏看着他醒来像垮掉一样松了一口气,接着麦克雷看见了源氏奇怪地扭在身后的左腿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源氏张张嘴试图对他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一头栽在了他怀里晕了过去。

源氏醒过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莱耶斯带着一队精英冲进城里,用他口径惊人的地狱火轰爆了主脑,一劳永逸地结束了战斗。但这并不代表这场战斗人类占到了什么便宜,他们几乎一半的人都死在了城外,剩下的一半还有一大部分负伤,连莱耶斯自己的右手都差点被炸飞。
源氏睁开眼,迟钝的痛感突然被放大了很多倍,尖锐的痛感淹没了他,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嘶哑的嚎叫——
趴在他身侧床沿睡觉的麦克雷被他惊醒了,手忙脚乱地坐起来,一把握住他的手:“你还好吗?”
源氏想说话,可是微微张口他就感觉下颚痛到让他几近昏厥,他说不出话,只能慌乱地看着麦克雷。
“没事的。”麦克雷笨拙地握住他的手安慰他,表情疲惫不堪,“你的情况不算严重,他们忙不过来,所以我留在这里照顾你。”
源氏侧着眼打量着麦克雷,麦克雷脸上有伤,眼下两块灰青的阴影,看起来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谢谢你救了我。”麦克雷把手握紧了,“我会照顾你直到你康复的,兄弟。”
源氏眨了眨眼睛,然后躺回枕头上昏睡过去。

“……是的,我们没有足够的医疗补给……没办法……送返…………”
源氏模模糊糊听见麦克雷和医生在小声争论,可他的眼皮太重了,抬也抬不起来,他们的药物极为匮乏,消炎药和止疼药大部分都留给比他伤重的人了,他的下颚被弹片炸出的伤口在恶劣的环境下发炎化脓,麦克雷只能找吗啡给他镇痛,但他受不了那痛,他除了流食什么都吃不了,医生每天看他一次帮他处理伤口,但他不认为情况在好转,事实上他如果不依靠吗啡几乎痛到无法入睡,更糟糕的是他的左腿,医生能给他接回来已经竭尽全力了,但是从现在伤口愈合的情况看这条腿很可能还是保不住了。
麦克雷整夜整夜陪着他,不停地说话,安慰他照顾他,可是源氏认为这一切都是处于愧疚。
现在他又醒了,被痛感折磨到发抖,麦克雷和医生同时看着他,护士在旁边忙着帮他换新的绷带。
“嘿,我的朋友。”麦克雷凑到他近前握住他的手,“过几天会有一次大的医疗支援,他们会把你送到安全的后方去帮你疗伤。”
源氏颤抖着点了点头,汗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且等你伤养好他们会送你回家。”
麦克雷感觉到源氏听到那两个字时僵住了,然后用近乎绝望地眼神看着他用尽全力摇起了头,动作牵动伤口,生理性的泪水涌了出来。
“你不想回家?”麦克雷挑了挑眉,他觉得这个想法很愚蠢,特别是源氏受了这么重的伤。
“不……别……送我……回……”源氏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痛得说不下去了,护士在旁边阻止他这种自残行为。
过了几分钟护士和医生都走了,源氏胡乱在枕头下摸索一阵摸出了一支笔和他的速写本。
麦克雷静静看着他有些焦急地翻到一页空白,用左手快速写完了一句话举到麦克雷眼前——
“求求你别让他们送我回去!”
麦克雷还没来得及回答源氏又飞快写了一句,写的力道又急又重在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让我回那个地方不如让我死!!!”
最后的感叹号并不完整,因为写到一半笔尖就被源氏折断了。
麦克雷为难地和源氏对视,源氏盯着他,眼神里全是乞求和绝望。
最后麦克雷伸出手揉了揉源氏看起来扎人但其实很柔软的短发叹了口气:“我会想办法的。”

『02』
麦克雷并不知道怎么做。
他能怎么做呢?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充其量和长官关系好点,虽然这个关系使他每天都被莱耶斯变着法儿收拾。
他打听了一下源氏的档案去了哪里,抓着头发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出现了。
就在他在心里完善自己的计划的时候,他遇见了莱耶斯。
“长官。”他停下来敬了个礼。
莱耶斯吊着膀子心不在焉地瞟了他一眼,顿了顿开口:“你跟我来。”
麦克雷惴惴不安跟在莱耶斯身后,以为自己的表情有什么古怪,冷汗渗了出来。
“我马上要去东线了。”莱耶斯推开临时办公室的门,“明天就走。”
麦克雷有些意外:“这么快?”
莱耶斯没理他继续说了下去:“莫里森会亲自接手你们——上头的安排——你懂的。”
麦克雷心里想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
然后莱耶斯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部游戏机(上面还贴着洋葱小鱿的贴纸)递给麦克雷:“把这个还给你的日本小男朋友吧,他怎么样了?”
麦克雷意识到莱耶斯是指源氏,眼珠子转了转做出悲伤的表情来:“哦,长官,他的情况很不好,事实上,医生说也就这几天了。”
莱耶斯怔了一下,难得露出疲惫的神色来,他走过来拍了拍麦克雷的肩,没有再说什么。
麦克雷敬了个礼,退出了莱耶斯的办公室。

两天后源氏拿到了自己的新身份——欧维.陈,这个倒霉的亚裔士兵在这场战争中牺牲了,而且家里没有任何亲属,源氏不知道麦克雷这招偷梁换柱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阵亡通知书很快就会寄到那防守森严的岛田城里,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哥哥,岛田半藏,会第一个读到它。
麦克雷告诉他现在通讯信息一团乱,去档案处偷换一个人的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会被送到美国去接受后续治疗,等这场战争结束我就来找你。”麦克雷把陈的证件塞进源氏手里,源氏看向他的目光充满感激。
麦克雷抓抓头发,表情十分纠结:“我并不认为这么做是对的,但是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应该明白一旦这一切暴露,我们都得上军事法庭。”
源氏反握住麦克雷的手作为回应。
“那么,祝你一路平安。”麦克雷在源氏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杰西,我们会再见面的。”

『03』
两个星期后,麦克雷见到了岛田半藏。
岛田半藏和源氏的相貌有六七分相似,但是半藏的气场强到让人可以忽视这种血缘里的相似,换句话说,兄弟俩一点都不像。
新指挥官杰克.莫里森接待了这位千里迢迢来到前线的年轻领袖,介于源氏“生前”和麦克雷关系最好,所以麦克雷毫不意外地被叫到了接待室。
半藏使麦克雷紧张,那双狭长的属于东方人的眼眸严厉地审视他,目光像鹰隼一样锐利。
“你是源氏的朋友?”显然麦克雷的军衔还不值得半藏用更尊敬的语气,麦克雷似乎明白了源氏急于离开岛田家甚至宁愿编造谎言也不愿回去的原因了。
“我是,先生。”麦克雷压了压帽檐,算是给予了自己能忍受范围内的最大尊重。
“呃……”莫里森在一旁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岛田先生想知道一些之前源氏在这里的细节,并且……嗯……”莫里森露出为难的神色,“并且想把源氏的遗体带回去。”
麦克雷挑了挑眉毛:“恕我直言先生,城外埋葬的士兵的尸骨成百上千,您这个要求可能有点难度。”
岛田半藏依然是那副严肃板正的表情:“难道你们连简易的墓碑都没有吗?”
麦克雷心下一凉,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据我所知,立碑的人里并没有源氏,不然我早就前去吊唁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找到他的尸骨。”
半藏沉默着,麦克雷却在他眼里看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最后半藏拉了拉自己的领带开口:“那么,请问源氏有什么遗物在你手上吗?”
麦克雷知道自己输了,半藏已经看穿了他在撒谎,他在心里咒骂着,冷汗从后颈渗了出来:“有一本素描本。”
半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体是要跟着麦克雷去取的意思,麦克雷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让半藏跟着自己离开了接待室。

“我想你应该清楚,你的行为是会上军事法庭的。”半藏在半路上冷不丁开口,“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原因这么做,你很有胆量。”
麦克雷面无表情开口:“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半藏也不在多言,默默跟在他身后。

在拿到源氏的素描本之后,麦克雷难得在半藏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庞上看出一丝柔情来,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很快那种神色又被面具般的漠然盖得严严实实。
半藏抬起眼的时候,麦克雷正给自己点了支烟,淡蓝的烟幕洇开他的表情:“你知道吗?”麦克雷的声音被烟熏得嘶哑低沉,“源氏从来不和我提他家里的事,所以我甚至不知道他有个亲哥哥。”
半藏皱眉,觉得麦克雷的发言有些失礼。
“他可是宁愿‘死’都不想回去,你知道为什么吗?”麦克雷把烟从嘴里拿出来,在手指间把玩,半藏翻动素描本的动作顿住了——
在满是正面涂鸦的素描纸上有一个用炭笔简单迅速涂出的背影,这个背影孤独又高傲,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无法靠近,冷清的气质几乎从纸里透了出来——半藏当然知道这个甚至没有任何服装特征的背影属于谁。
“源氏救了我的命。”麦克雷漫不经心又把烟塞回嘴里,“他不原谅的人,我也不会。”

“所以你请回吧。”

『04』
麦克雷活过了战争,虽然代价是一只手,他在加入军队时被莱耶斯逼着签了一份机密文件,所以在失去左手后他并没有成功退役而是被装上了强化过的义肢,作为强化士兵在前线跌爬滚打过了整个智械危机。
他命真的比小强还硬,可能是经历了那次被活埋的可怕经历后他否极泰来了,以后再也没遇到什么危急生命的情况。
至于源氏,麦克雷并不知道他具体过得怎么样,靠源氏传来的信息里的只言片语,麦克雷觉得他在后方应该恢复得不错。
在战争彻底结束之后,麦克雷生怕莱耶斯再拖自己去做什么脏伙计,遣散费都没拿就卷铺盖走人了。
很多人靠这场战争赚的盆满钵满,麦克雷却一贫如洗,他们家的农场在战争里被毁了,他的父亲也很早前撒手人寰,他在军队里拿到的微薄的补助金全寄给了源氏,他知道源氏比他更需要钱,这导致最后他抵达源氏所在的城市的时候晚饭都吃不起了。
麦克雷一脸苦逼地啃着一个面包蹲在屋檐下,距离源氏约定和他见面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他不知道源氏现在怎么样了,紧张和期待在他心里撞来撞去,以至于这面包吃起来都毫无味道,他搞不清楚自己对源氏抱有怎样的期待,但他很清楚里面的某种情愫已经超过了友谊的范畴。
他伸着脖子张望着街口,突然有辆摩托风驰电掣地冲了过来,笔直冲向了麦克雷蹲的地方,麦克雷下意识地一个战术翻滚,那辆摩托堪堪在他面前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
“杰西!!”车上的人跳了下来摘掉了头盔一把把呆住的麦克雷揽进怀里,麦克雷什么东西都没有看清楚就看到一头明晃晃的绿毛——
“你变瘦了。”对方略微和他拉开距离皱着眉打量他,麦克雷盯着那头绿油油的头发挪不开眼。
“嘿!”对方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麦克雷终于把视线挪到了对方脸上。
时间没有在源氏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还是那副狂放的青年模样——但是,是残缺不全的。
麦克雷忍不住伸手抚上源氏泛着金属光泽的下巴,冰凉到没有温度,源氏垂下眼笑了笑,伸手包裹住麦克雷的手。
“……”麦克雷心里空落落的,这场战争还是从源氏身上夺走了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源氏耸耸肩,又给了麦克雷一个拥抱,“你饿坏了吧,我们去吃饭!”
麦克雷心里又苦涩又欢喜,把下巴埋进源氏绿油油的头发里。

『05』
“我把你的素描本给了你哥。”麦克雷在酒足饭饱之后给自己点了支烟,烟气在身体里打个圈,意犹未尽地被他呼出来。
“……”源氏抓了抓头发,“他找过你了?”
麦克雷点点头,没有吭声。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互相理解吧。”源氏玩着吸管,“他想握住一切,我想逃离一切,他总希望我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源氏说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了麦克雷:“这里面有所有你这些年寄给我的钱,足够你开始全新的生活了。”
麦克雷瞪大了眼睛:“你为什么不用?”
源氏笑了起来:“杰西,我是伤员,你要相信你们国家的福利系统还是非常完备的。”
“不过如果这些钱我一笔一笔还给你你早就挥霍光了吧,所以我就替你存着了。”
“你是老妈子吗?”麦克雷不满地嘟囔,心情复杂地盯着那张卡片。
源氏又点了一杯果汁,笑嘻嘻看着麦克雷:“所以你打算做什么呢杰西?”
麦克雷眨了眨眼睛,随即狡黠地笑起来:“在谈论这个之前,我也给你准备了惊喜,小少爷~”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塑料包裹着的物什——是源氏的游戏机。
源氏眼睛瞪得圆圆的,伸手想去拿,麦克雷却在要递过去的一瞬间把游戏机举高了:“作为条件,我可以呆在你身边吗?”
源氏一怔,突然脸红了起来:“你在告白吗杰西?”
麦克雷叼着烟笑得漫不经心。


“你也太后知后觉了,亲爱的。”






Fin






我只是想写他们在战场上缠缠绵绵的脑洞啊!!!!
如果源源成功从岛田家跑路说不定就是这个世界线了(……)
最近看了一本叫《天上再见》的一战小说
麦源代入感真的超强所以就写了!
特别是爱德华(……)
不过这本书挺沉重的(……)
来贴一段男主对爱德华的真情告白:
“爱德华,我的战友、亲人、伴侣和同谋,如果我们无法对抗世界的邪恶,那就各自死去,天上再见。”
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嗯。
一个脑洞写了一个月(……)
下个脑洞再见∠( ᐛ 」∠)_

评论(5)
热度(56)
  1. 细犬男舔粮处柯尼斯堡土豆芽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呜呜呜呜呜呜赞美.....哽咽.....
  2. 卡弗卡夫卡柯尼斯堡土豆芽 转载了此文字
    可读性超高,根本停不下来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