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世界上真的有牙仙嘛?(1)

@lllllY 
丽丽激情点梗独子普养成
点了很多年了
介于还有小伙伴还想看子独
我就写两个版本吧

『01』Gilbert side

整条街都知道贝什米特家有个混世魔王名字叫基尔伯特。
这位魔王的具体事迹为:拽罗德里赫的呆毛,拽意大利兄弟的呆毛,拽阿尔弗雷德的呆毛;和弗朗西斯偷穿伊丽莎白的公主裙,尽管伊丽莎白从来不穿;翻柯克兰家的窗户把柯克兰一袋子土豆都换成鹅卵石然后把拿出来的土豆种在他院子里;抢罗德里赫的冰淇淋,抢罗德里赫的口风琴,抢罗德里赫的方框眼镜,抢罗德里赫的黑森林蛋糕,为什么罗德里赫出镜率这么高?因为对基尔伯特来说罗德里赫就是吃饭睡觉打豆豆里的豆豆。
所以整条街也都知道罗德里赫肖邦弹得特别好。
至于有没有人治得住基尔伯特,答案是有,但是打倒了一个熊孩子基尔伯特,就会有千千万万个熊孩子基尔伯特站起来。
整条街都为此头疼,基尔伯特过处哀嚎遍野无人生还,但大家都不会过于责难基尔伯特,因为大家都知道基尔伯特没有妈妈。
基尔伯特是单亲家庭,老爹一个人养家糊口早出晚归,在外企工作,虽然工资优厚但是长期对家里疏于照顾,老爹虽然心怀愧疚,但日子总是要过的,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很好地解决教育问题。
直到有一天,老爹环着基尔伯特的肩膀语重心长:爹给你找个伴儿好不。
基尔伯特先是拒绝,后是愤怒,最后出离愤怒,连续拔光了三位保姆的头发,老爹很心痛,老爹很崩溃,因为他不仅要付违约费,还要出假发钱。
然后路德维希出现了。
路德维希,年方二十三,名牌大学毕业,教育学硕士Offer在手,暑假想找份实习,在五×同城上填了表,稀里糊涂去了基尔伯特家面试,老爹一看,这位年纪轻轻已经濒临秃顶,看来不会找自己要假发钱,于是愉快地录用了路德维希。

今天是路德维希上班的第一天,他很紧张,约好七点半上班给基尔伯特做早饭,他兴奋地五点半就去基尔伯特家门口站着,早起的埃尔斯坦德太太出门种菜,以为隔壁遭了痴汉立刻报警,路德维希花了半个小时向警察解释自己的工作,又花了半个小时介绍自己的学历,直到基尔伯特揉着眼睛推开门,一脸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
“你们在做什么?”十岁的基尔伯特小朋友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小黄鸡睡衣套装,不停地揉着眼睛,“大清早的这么吵……老爹昨天晚上接着电话出差了,你们找不到他的。”
路德维希走过去,在基尔伯特面前蹲了下来,你好基尔伯特小朋友,我是你的新朋友路德维希。
空气突然凝固,大家都认为基尔伯特要开始拔头发了。
可是基尔伯特一脸呆滞地看着路德维希,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把路德维希领进了屋子。

新的一天从愉快的早饭开始,基尔伯特回去睡了个回笼觉,被培根的香味活活熏醒,他穿好衣服吧哒吧哒跑下楼,表达了一番对刷牙洗脸的憎恶之后乖乖去厕所洗漱,路德维希摊好了最后一个煎蛋,擦了擦手解开了围裙。

“保姆不应该都是女性嘛。”基尔伯特大口吃着燕麦,“你为什么抢女生的工作,这很没有风度。”
天哪这个小恶魔和我谈风度,明明半条街都快被他拆了,来之前听隔壁埃尔斯坦德太太深情并茂的控诉之后的路德维希,感觉人生一片灰暗。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是保姆。”路德维希给基尔伯特的面包涂果酱,“我是学生,和你一样。”
基尔伯特嘴巴一圈都是奶痕:“本大爷才和你不一样呢,本大爷已经五年级了。”
路德维希挑了挑眉:“那你可真厉害,我马上一年级。”
基尔伯特一脸嘚瑟地下了餐桌。

“本大爷要去看肥啾号。”过了几分钟基尔伯特叉着腰对洗碗的路德维希说,“你要一起来吗?”
路德维希不知道肥啾号是什么,但还是放下了手头的活跟了过去。
肥啾是基尔伯特的鸟。
路德维希有充分的证据怀疑肥啾接受了非人的虐待不然怎么会胖得眼睛都找不到了,而基尔伯特还在尽心尽力地往笼子里塞面包。
“嗯……我觉得肥啾号的油料已经加满,再加可能不能起飞了。”路德维希一本正经。
“我是机长,你是空姐,我说了算。”基尔伯特看都没看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觉得自己如果是空姐可能高跟鞋都能踩断。
天哪他居然在脑补自己穿女装,这太可怕了。

然后一天中最可怕的部分出现了——送基尔伯特上学。
路德维希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基尔伯特想把每一个路上看见的小朋友打一顿,基尔伯特一出家门就冲向罗德里赫小朋友家门口,罗德里赫吓得直接从大门缩回了后院,路德维希不得不过去一把拉住基尔伯特,而基尔伯特非常不满,迅速挣脱了路德维希去找自己的好兄弟弗朗西斯勾肩搭背,然后路德维希目击了街对面一道旋风冲来,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完美地在基尔伯特身上实践了柔道课内容,动作行云流水,路德维希只来得及去把基尔伯特拉起来,基尔伯特倒是满不在乎,大声叫着女孩男人婆,顺便再次甩掉了路德维希的手。
路德维希委屈,路德维希心累,路德维希不说。
基尔伯特小朋友上学的漫漫长路走得像个战士,他甚至连路边的猫都要进行肉垫攻击。
终于把基尔伯特送进了学校,路德维希以为自己可以清静到下午,没想到上课两个小时老师就给他打了电话,路德维希自己上课都没跑这么快过,到学校一看,基尔伯特鼻血还没止住,他的好兄弟弗朗西斯眼眶肿了一圈。
老师告诉他,他们打架的理由是因为争论谁尿的高。
于是路德维希又花了半个小时告诉基尔伯特,尿得高并不酷,所以就算弗朗西斯尿得比他高他也不能把人按在地上揍。
弗朗西斯长得很秀气,女孩子似的,但倒也很硬气,俩小孩互相瞪了一会儿,委委屈屈道了歉,从握手到又勾肩搭背只花了十分钟,路德维希很欣慰,但接下来弗朗西斯的家长可不会十分钟就和他勾肩搭背了。
下午接基尔伯特放学,走路只要十五分钟路德维希硬生生开了辆车来,基尔伯特和他的兄弟们目瞪口呆,然后基尔伯特表现得非常生气,一言不发地坐上了后座,路德维希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他怕走路回家基尔伯特能把弗朗西斯另一只眼睛也打肿了。

“你为什么开车来接本大爷。”一回家基尔伯特就怒气冲冲地问,“你怕本大爷又惹麻烦?”
“呃……”路德维希说不出话,基尔伯特看了他一眼,最后说:“亏本大爷还期待你和她们不一样。”然后噔噔噔跑回房间锁上了门。

路德维希后悔了,他突然意识到基尔伯特的所有行为都出去缺乏陪伴,他却把基尔伯特一天里最快乐的时光夺走了。
他突然难过极了,这比他自己论文拿了B-还难过。
他敲了很久基尔伯特的门,说了一大堆道歉的话,最后甚至答应基尔伯特穿女装,基尔伯特都没有回应,最后他不敲了,直接坐在了基尔伯特门口,基尔伯特可能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以为他走了,慢慢打开门,开门时眼框还是湿的。
“嘿……”路德维希一把阻止了基尔伯特关门,“听我说两句好吗,我真的很抱歉。”
基尔伯特皱着眉,两只手老练地抱在一起:“你怕失去这份工作对不对?”
“当然不!”路德维希被基尔伯特过去成熟的语气吓坏了,“我不差这份工作,我是说,我本来也只能工作两个月,我有更好的事可以做。”
“那你没有必要道歉。”基尔伯特的语气非常冷漠,“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而已。”
路德维希走进了基尔伯特的房间:“基尔,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当作敌人。”路德维希抱歉地说,“我想说的是,我理解你,我也经历过你同样的情况,可是那时我的父母并没有真正给予我帮助,但你不一样,我可以帮助你。”
基尔伯特笑了笑:“你什么都不明白。”
“我明白。”路德维希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引起注意,希望大家关心你,相信我,我小时候比你严重多了,我甚至烧了我爸的鞋。”
基尔伯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且你看,因为他们不关注我,所以我性格变得这么木讷。”路德维希抓了抓头发,“你比我强多了,今天的事我很抱歉,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尊重你的意见。”
基尔伯特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伸出小拇指来:“你发誓。”
路德维希勾住了那根指头。
之后很多很多年,基尔伯特再和路德维希相遇的时候,基尔伯特伸出小指,路德维希依然会回应这个动作。
于是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暂时和解,路德维希给基尔伯特做了丰盛的晚饭,但路德维希明白要真正打动基尔伯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写不完啦,睡啦睡啦2333
TBC

评论(17)
热度(72)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