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将军令「二」



我真的是拖延症
认识了聚聚好开心啊
我有一种预感,我即将掉进一个冷到爆炸的坑。
我有没有说过,这篇文是欢乐吐槽向的……



基尔伯特这将近百年的时光都在做梦,无穷无尽的梦魇,如同巨大的迷宫找寻不到出路。
他已经不是人类了,就算被沥干血液变成干枯的残骸也能苟延残喘。
这一切都是对于他的惩罚,命运于之他从不良善。
他再一次被唤醒了。
现实依然不是他希冀的样子。
他挣扎着从枯朽的棺木里坐起来,钉在他身上的银制长钉应声而断,他感到疼痛和饥饿,饥饿感折磨得他快疯了,那唤醒他的血液却一滴都不再流下。
他抬头仰望,地面还在虚空中的某一点,血腥味就从那里飘散而来。
他的意识尚不清醒,身体却已经带着他向上飞掠而去。

亚瑟震惊地注视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那女人已经止住了他的血,他睁开眼迷惘地看了亚瑟一眼,接着便蜷缩着在那女人怀中睡去了。
伊万冲亚瑟一笑,表情甚是嘲讽。
接着暗门出发出撕裂的声音,然后猛地从那里撞出半个人影来。
路德维希的瞳孔中印出那人的样子——一张布满污垢的面孔,唯有那双红瞳亮如鬼魅。
那人有些艰难地翻到地面上,看上去力气已经用尽了,微微喘息了一会儿,然后抬头有些困惑的注视着路德维希,那是一双野兽的眼睛,路德维希觉得紧张极了,但还不待他有所反应背后惊风掠过一双手已经牢牢攫住了他,他的全身上下的神经做出了最快的应答一矮身电光火石般向后猛退,亚瑟已经从旁边斜插上前手里多了一截锋利的木刺顶住突然进攻的男人的心脏位置。
“再向前一步,基尔伯特,你就去地狱吧。”亚瑟的声音低沉的可怕。
那人停住了,一双眼冷冰冰地打量着亚瑟,似乎并想不起来对方是何方神圣,然后露出了些微的笑意,用撕裂般喑哑的声音问:“眉骨还会痛吗——英国佬。”
还不待亚瑟回答,伊万就抢先开口了:“基尔伯特君你还是快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
基尔伯特略微转过头,表情带着厌恶:“按照约定,本大爷已经不属于你了,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有些诡谲地一笑:“时间还没有到啊我的骑士,你被提前释放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做。等这件事了结,你就自由了。”
基尔伯特听见那两个弥足珍贵的字明显动容了,他深深看了伊万一眼,似乎想看出他打着什么鬼算盘,但是伊万依旧是公式一般的笑容,基尔伯特猜不透他的心思。
末了基尔伯特终于从那剑拔弩张的状态中放松下来:“不管是什么事本大爷都会迅速解决的,只要不和这个英国佬合作,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难倒本大爷——”

“本大爷不去。”基尔伯特抓住眼前笼子里的一只鸽子,对准鸟颈咬了下去,一嘴毛到处乱飞,不过他似乎并不介意。
基尔伯特已经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身上的污垢也冲洗干净了,路德维希惊讶的发现基尔伯特居然苍白到这种程度,可能把他埋到雪地里都不会有人知晓,这就显得他的双眸更加血红,几乎是要滴出血来。
伊万坐在基尔伯特对面无动于衷,亚瑟一脸不耐地用食指叩击墙壁。
阿尔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对鸽子血别样执迷的吸血鬼,基尔伯特丝毫不介意外人的目光一个人吸的不亦乐乎。
“本大爷绝对不和这家伙一起去,爷和他不对盘。”基尔伯特拿起第四只鸽子,他吐掉满嘴毛,一脸满足的神色。
“就算这会让你重新被钉死在地下,你也愿意吗?”伊万开口,语气不疾不徐。
基尔伯特眉梢一挑,路德维希觉得他嘴角的毛显得他十分死蠢:“你在威胁本大爷吗?”
伊万不说话,只是微笑。
气氛突然又凝重起来。
“……”基尔伯特表情有些不开心了,但也只是单纯的不开心而已,没有阴翳的成份,“好吧……在时限之前,你是老大。不过本大爷丑话说在前面,就算因为这家伙任务出了什么问题,你也不能出尔反尔。”
伊万点了点头,亚瑟忍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我说——基尔伯特——你是不是太自恋了一点?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基尔伯特头都没抬地说:“那么,你有强过本大爷的自信吗?”言罢他略微抬眼,眼中荡开一片刃光。
亚瑟皱了皱眉,大概是哝咕了一句头脑简单之类的形容,却没有试图反驳基尔伯特的话。
路德维希更加好奇了,饶有兴致地微微一偏头。

因为时间紧迫,他们第二天就要出发了,线索很少,而且都不在本国。
然而基尔伯特并不适应现在的状况,他觉得世界观都遭到了颠覆,特别是路德维希掏出手机查看推特的时候基尔伯特就像上古猿人一样好奇地盯着屏幕,那些花花绿绿的信息涌进脑中却无法与现实挂钩——
“电脑是什么?”
“为什么这玩意儿可以发出声音啊?”
“本大爷才不信你胡诌呢。”
“手机?”
……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我为什么要带上这个从上个世纪来的家伙?他连车都不会开要怎么帮忙?”亚瑟满脸崩溃地拖着基尔伯特到伊万年前,伊万正专心致志看着电影,时不时捻捻鼻涕——
“啊嘞?不会的话学就好了。基尔伯特君的学习能力可是很强的哟?”伊万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您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就要去很远的地方了。”
基尔伯特得意洋洋地看了亚瑟一眼,回转身又迅速跑回阿尔身边让他教自己玩开心消消乐。
“喂——阿尔肥德不许教他!我可不希望身边又多一个光吃饭不干事的死宅——”
亚瑟话音未落,路德维希已经把自己的游戏机递给了基尔伯特。
“搞什么啊——”亚瑟气得眉毛都翘起来了,路德维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保父气息——
基尔伯特注视新事物的目光热切而激动,路德维希平静的内心炸出一朵粉红的花朵,直到基尔伯特吧唧把他的游戏机掰成了两半。

“……坐飞机?”基尔伯特挑挑眉,“本大爷倒是无所谓……有棺材睡就行。”
路德维希不想吐槽画风突破清奇起来,基尔伯特还是一本正经地坐在护栏上摆着腿,动作要多少女又多少女。
“明天出发的话你们还是去睡一觉比较好?人类可是很脆弱的生物啊kesese~”
“没有棺材这种东西啦你这个智障!”亚瑟忍不住放下手中的书适时的吐槽,基尔伯特脸上还是洋溢着欠揍的笑容——直到他坐上飞机的那一刻——

“呜呜呜呜呜呜……”此刻,英俊帅气的基尔伯特大爷脸色惨白地坐在座位上,他刚刚吐了个爽,虽然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也就是一阵轰轰烈烈的干呕而已。
路德维希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背,基尔伯特脸绿的都可以挤出水来——但是还是一副强撑着的脸。
亚瑟在一旁掩嘴偷笑,阿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本大爷……咕呜……”基尔伯特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捂住了嘴,脸上青一阵紫一阵颜色异彩纷呈,“……本大爷头晕……有什么东西……呜……”
路德维希最后实在是不忍心听下去,从包里掏出一瓶药,基尔伯特看了一眼,明白自己可能无法消化,满脸悲痛地摇了摇头。
“……再坚持一会儿……不如睡一觉?”
路德维希并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他侧过头瞟一眼窗外——皓月当空,正是基尔伯特最兴奋的时候。
基尔伯特连看都不敢往外看,使劲向走廊缩了缩,仿佛这样可以离地面近一点似的。
“等到了目的地有人来接我们,那时候你就可以舒舒服服躺在床……啊不对……棺材里睡觉了。”路德维希底气不足地安慰着,顺手递过一个眼罩。
基尔伯特悻悻戴上,手还是在毫无安全感地抓握着,路德维希有些不忍,用宽阔的手掌包裹住基尔伯特骨节分明的左手,基尔伯特露出有些吃惊的神色,却没有抵触路德维希的善意。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不安分的银毛就沉沉睡去了。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刚刚有一些曙色,除了路德维希其他人都休息的很好——基尔伯特睡着了一点都不安分,搞得旁坐的路德维希很是头疼。
然而现在天亮了,基尔伯特蜷缩在房车阴暗的后座,窗帘拉得死紧——没有棺材,谁说有棺材的本大爷保证不打死他——他在心里疯狂地碎碎念,随之而来的疲惫根本无法抵挡——日光是他的天敌,他必须蛰伏,这是他的本能。
“本大爷要睡了……”基尔伯特半眯着眼睛注视着路德维希“和刚刚的睡着不太一样…………”眼看着他的头低了下去,“可能会像尸体……一样……你不要……害………”最后的字还没有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在路德维希身上,“…………好香…………”
说完意义不明的一句,基尔伯特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路德维希挑了挑眉把基尔伯特放在床上再次拉了拉窗帘,基尔伯特在黑暗里寂静如死。

“终于把问题儿童搞定了?”亚瑟一边开车一边调侃和阿尔换位到副驾驶上的路德维希,“他莫名其妙地很亲你嘛?”
路德维希不置可否地拧开一瓶矿泉水,神色若有所思:“基尔伯特以前,我是说变成这样以前,是干什么的?”
亚瑟一怔,似乎是没想到路德维希会问这个问题,略微沉默一下说:“别看他这么不靠谱,以前还是个容克贵族呢。”
“……容克?”
“嗯,基尔伯特,以前是一个普鲁士军官。”


TBC

评论(10)
热度(45)

© 柯尼斯堡土豆芽 | Powered by LOFTER